Skip to main content

什么样的生活

几个月没有写过任何东西,我的时间,交给了工作、加班、琐事与叹息。有一天晚上,夜里10点钟,我一个人走出大厦乌漆麻黑的大堂,突然很想问问自己:我在过什么样的生活?那天的北京夜晚竟然可以看见星星,只是我心里,是一如既往的茫然。[……]

Read more

继续阅读

我曾深爱过的人啊现在是什么模样?

牙龈又肿了,很肿。不过一夜,连整个脸部三角区似乎都肿了起来。除了胀痛和头部莫名其妙的不适,有个好处,法令纹一夜之间浅了很多。 

大约去年的这个时间,牙龈也肿过一次,伴随难以忍受的疼痛,让我终于相信牙疼的厉害。一年之后,深夜,我躺在床上,迷糊中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要烧起来。意识模糊中,我想起去年牙肿起来的时候。 

周末,天很晴,因为外面刮着风。我躺在飘窗的窗台上,豆豆坐在我身边透过玻璃看下面。我看[……]

Read more

继续阅读

2010.10.10

这是一个吉利的日子,据说。

头一天晚上,坐在夜行的出租车中,在冰凉的北京空气中滑行。开车的司机装B耍酷,跟我欠他一个人生似的。他打开收音机,许是觉得气氛诡异。里面交通台几个贫嘴的大爷大妈正在讨论明天,1010日,多么吉利的一个日子。据传说,婚姻登记处的人已经做好准备加班加点,为广大适龄男女青年服务。 

你们大爷的,明天老子搬家。 

1010日,Republic of Chin[……]

Read more

继续阅读

原谅我的懒惰

已经一个月KemNow没有更新了,有在跟的同志应该清楚一点,我的生活最近比较忙乱。

 

忙着工作,忙着生活,忙着照顾豆豆。每天6点半起床,简单洗漱就带着豆豆下楼。这家伙最近在外边很有性格,如果某个地方他一定要去撒泡尿,我要牵他走,生气,一个大马趴就趴地上,死猪一样,怎么也拉不动。为这已经教训过几次,某天真是气坏了,干脆解下狗链,对他说:你非要去是吧,那去吧,别跟着我了。自己走进楼里,站在大堂看他。豆豆迅速跑去那个地方撒尿,然后,拼命跑来追。关他在门外,隔着玻璃教育:不是不要回家吗?自己玩去吧。豆豆立刻一屁股坐在地上,摆出一贯的可怜相……

 

好了好了,我只好投降。

[……]

Read more

继续阅读

活着

有的人孤独,被人看在眼里;有的人孤独,只在自己心里…… 

Ally McBeal中的对白: 

Those who can see them share some of the unicorn’s traits. They’re lonely, with virtuous hearts.

The unicorn is a lonely, solitary creature that symbo[……]

Read more

继续阅读

转载:15种孤独,你属于哪种?

谈笑风声,原来自己很孤单……

十五种孤单,你属于哪一种? 

(一) 

我微笑着,冷漠地看着身边的每个人,那是一种歇斯底里的微笑,两种极端的交点。

我已忘了怎样去哭。

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我面无表情地靠着冰冷的墙壁,汲取着手中热茶的唯一一点热量。

看着嬉笑的人群,依旧微笑,我的悲伤没人发觉。 

(二) 

血不断从手上的伤口中涌出来,我忘了痛,任新鲜的血液一滴滴地坠落在地板上。

突然,[……]

Read more

继续阅读

最近在头大

这两天没有写什么东西,本来有话要说的,因为在头大自己的 WordPress 博客配置,一直没顾上。 

前两天写了一篇调侃《美国偶像》选手的文章,被某位同学转载到了百度贴吧。依据博客统计数据,知道最先被转载到了贴吧中的 Gokey 吧,大概是因为文章中只有对 Danny Gokey 大加赞赏。后来又被转载到了美国偶像吧,惹恼了某些偶像的死忠,不仅在那个帖子下面咒骂,还跑到我的博客里面留言骂。其实那[……]

Read more

继续阅读

春节不快乐

很高兴能够活着回到北京,如释重负,如履薄冰,如假包换。

应景客套一下,大家都会说:春节快乐!过年好!可实际上,过年的这些天,大概是我一年中最不快乐的时间。这种不快乐的感觉,随着年龄增长成为别人眼中的大龄未婚青年而变得更加严重。我真希望这不快乐是因为我自己而产生的,自我调试一下,还好解决。 

春节一定要回家,CCTV一直是这样教育群众的,不管路上是刀山火海,一定要回去。不回家就是不孝、不热爱社会[……]

Read more

继续阅读

要去哪里旅行

我以前没有旅行的概念,不确定什么样的东西是旅行,我那些在陌生地方的经历,自己更愿意看作走路。确实,大部分的时间,我是在走路。

很多都是多年前的事情,有些记忆已经模糊。有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几乎可以算是幸运,能够有机会体验那么多地方。也是因为我曾经走过,慢慢发现,当越来越多的人动不动就要去征服哪里,去实现自我……我开始很是不屑。 

哪里都不是要你去征服的,实在身体发痒,征服自己就好了。甚至连另[……]

Read more

继续阅读

追风筝的人

虽然我大学的专业名称里面有“文学”两个字,可自己却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文学青年,这点,我比谁都清楚,所以,当有的同学打算靠爬格子糊口的时候,我佩服,自己可一点类似的勇气都没有,我知道,靠这个,我活不下去。我了解很多人可以凭此活得很好,写得很好的人,写得垃圾的人,都有。我不行,我清楚自己没有能力像写得很好的人那样写得好,而对那些写得垃圾或者我偏颇地以为写得垃圾的人又不屑一顾。其实,写垃圾也是件不简单的事[……]

Read more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