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ife标签存档

我曾深爱过的人啊现在是什么模样?

牙龈又肿了,很肿。不过一夜,连整个脸部三角区似乎都肿了起来。除了胀痛和头部莫名其妙的不适,有个好处,法令纹一夜之间浅了很多。   大约去年的这个时间,牙龈也肿过一次,伴随难以忍受的疼痛,让我终于相信牙疼的厉害。一年之后,深夜,我躺在床上,迷糊中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要烧起来。意识模糊中,我想起去年牙肿起来的时候。   周末,天很晴,因为外面刮着风。我躺在飘窗的窗台上,豆豆坐在我身边透过玻璃看下面。我看楼宇中间割开的蓝色天空,看蓝天上被扯碎的白云……去年的这个时间,我在哪里,又和谁在一起,做着什么事情,听着什么歌曲?……   11月的时候,我看到有人话痨一样在微薄叨叨:11度青春电影之老男孩……只有80后懂的青春,90后根本不懂……这人绝对是个话痨,实际上,所有热衷混迹微薄的人都是话痨,至少有成为话痨的潜在能力。没有人能够静下来把一整段话说完,总是喜欢把话语肢解之后赶快发出去。   我在看这个电影的时候,本以为故事是被安排在70年代出生的背景。看里面两位男主角,年纪应该30多了。更加不明白,怎么好像故事发生在70后熟悉的环境,却已经被怀念青春的人们排挤出了能够懂得电影里面青春的年代以外。或者...

2010.10.10

这是一个吉利的日子,据说。 头一天晚上,坐在夜行的出租车中,在冰凉的北京空气中滑行。开车的司机装B耍酷,跟我欠他一个人生似的。他打开收音机,许是觉得气氛诡异。里面交通台几个贫嘴的大爷大妈正在讨论明天,10月10日,多么吉利的一个日子。据传说,婚姻登记处的人已经做好准备加班加点,为广大适龄男女青年服务。 你们大爷的,明天老子搬家。 10月10日,Republic of China 99周年。10月10日,北朝鲜劳动党成立65周年,一个JB党成立,居然搞得比国庆还要盛大,由此可见该国家之变态程度。 我从早上就开始忙乱,本来以为搬家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平时,乱七八糟的东西全被我塞到各个角落。等真要搬家,原来东西也不少。干脆,把确认不会再用到,或者不想再用到的那些东西统统清理。 老早就准备好了搬家要用的袋子,一整捆黑色塑胶袋,卖塑胶袋的大妈强力跟我推荐,说这玩意其实挺结实。我就用这些塑胶袋,收了13袋的东西,收起几年的回忆,用黄色的不干胶带封住。 我往塑胶袋里面塞东西的时候,旁边豆豆不断过来骚扰,叼来自己的塑胶热狗,“啪”,玩具落进袋子里面。等我把塑胶热狗拿出来,他又...

原谅我的懒惰

已经一个月KemNow没有更新了,有在跟的同志应该清楚一点,我的生活最近比较忙乱。   忙着工作,忙着生活,忙着照顾豆豆。每天6点半起床,简单洗漱就带着豆豆下楼。这家伙最近在外边很有性格,如果某个地方他一定要去撒泡尿,我要牵他走,生气,一个大马趴就趴地上,死猪一样,怎么也拉不动。为这已经教训过几次,某天真是气坏了,干脆解下狗链,对他说:你非要去是吧,那去吧,别跟着我了。自己走进楼里,站在大堂看他。豆豆迅速跑去那个地方撒尿,然后,拼命跑来追。关他在门外,隔着玻璃教育:不是不要回家吗?自己玩去吧。豆豆立刻一屁股坐在地上,摆出一贯的可怜相……   好了好了,我只好投降。   晚上回家一般已经超过9点。遛狗,吃饭,洗澡,磨蹭一下就12点了。某一周,我每天大概只睡5个小时。难怪饭量不小,体重就是不再增加。   看来减肥的天书就是:少睡觉,多想事情多干活。如果嫌减肥速度慢,推荐减肥界的莲花宝典:不吃饭,饿着!附带减肥终极必杀绝招:失恋(分手),越是爱的真切深沉,减肥效果越明显。亲身经历,效果确实,死了活该。   希望等一切尘埃落定,生活步入正轨。工作的时候拼命,休息的时候尽情。等一段时间吧,Kem...

活着

有的人孤独,被人看在眼里;有的人孤独,只在自己心里……   Ally McBeal中的对白:   Those who can see them share some of the unicorn’s traits. They’re lonely, with virtuous hearts. The unicorn is a lonely, solitary creature that symbolizes hope. … 剧中,孤独的好人才可以看见独角兽,我看不到,因为我不够孤独?还是因为,我没有美好的心灵?   你是否看到独角兽?哪怕曾经。据说,那是上帝的象征,那只角,积蓄全部的能量。   表面的圆满与内心的空落,可以维持多久?难道,要等到灵魂飘走的时候才会自由?   一颗小石头投入湖水,湖水的心尖啊,忍不住荡漾,终于抵挡不了重力,开始下沉,下沉,沉入湖水最深处……   混同所有的沉淀,千百年,被压实,千万年,高温高压,变成——沉积岩。   可石头还是石头,没有变质,坚持,坚硬的壳里藏着一滴眼泪……   已经消失一般,似乎从未存在,没有人记得,一颗石头。   不过,就在地下的深处,那...

我要的,不只一天

你说,我要你,只一天。   可是,我要的,不只一天。   我要的,也不是一生一世。我要的,是生生世世。是缠缠绕绕断不了根。是萦萦绕绕断不了脉。   你要走,说,我们已经有了一天。   可是,我要的,真的,不只一天。   我要的,是前世今生,轮回移转。每一生里,我们都牵手。哪怕荆棘,无论沧海。跋山涉水地找到你,手握着手,再也没有分开,哪怕相扣的手心尽是心跳的汗水。   我要的,是回头做鬼脸的时候,你开心的笑容。   我要的,是你倚靠门口,看我披着围裙在厨房忙碌,嘴角淡淡的微笑。   我要的,是寒冷冬夜相偎的体温。   我要的,是你安静坐下,让我亲手给你理发。   我要的,是你出门时的拥抱,我记挂的眼神。   我要的,是你回家时,肆意的笑容,和小狗欢快的跳脚。   我要的,是不论天崩地陷我也不走远。   我要的,是不论销魂蚀骨你也不放手。   我要的,是牵定手,就一路走下去。哪怕洪水猛兽,有我陪。   我要的,是每一个和你一起的夜晚,漫长,却短暂。   我要的,是熟睡中轻喊你的名字,是清晨醒来面颊的轻吻。   我要的,都给你。   我要那生生世世,哪怕我只能看见与你对望的距离。我指给你看我...

转载:15种孤独,你属于哪种?

谈笑风声,原来自己很孤单…… 十五种孤单,你属于哪一种?   (一)   我微笑着,冷漠地看着身边的每个人,那是一种歇斯底里的微笑,两种极端的交点。 我已忘了怎样去哭。 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我面无表情地靠着冰冷的墙壁,汲取着手中热茶的唯一一点热量。 看着嬉笑的人群,依旧微笑,我的悲伤没人发觉。   (二)   血不断从手上的伤口中涌出来,我忘了痛,任新鲜的血液一滴滴地坠落在地板上。 突然,我发现自己的血不是鲜红色的,它的颜色与寂寞相同。 我已忘了寂寞的颜色。 打开门,我闻到了冬天的气息,而我的心却无法冬眠,在寒风中,赤裸的心灵被撕裂,痛到麻木,失去了感觉。   (三)   我与寂寞同一国度,这或许是宿命。 黑暗里我点起一支蜡烛,昏黄的火焰轻轻地跳动着,那是寂静的心跳。 蜡烛然尽,黑暗吞噬了我,没有反抗,没有挣扎。 我早已习惯了漆黑一片。 独自走在深夜无人的街,我的世界仍然只有我自己,寒冷和无奈悄悄地蔓延,我与痛苦为伍。   (四)   沸腾的白开水不停地冒着热气,我呆呆地看着它,思绪一点一点地飞离我的身体。 我在想什么? 我还能做什么? 不断地问着自己,没有回答。 我已经习惯了质疑自己。...

最近在头大

这两天没有写什么东西,本来有话要说的,因为在头大自己的 WordPress 博客配置,一直没顾上。   前两天写了一篇调侃《美国偶像》选手的文章,被某位同学转载到了百度贴吧。依据博客统计数据,知道最先被转载到了贴吧中的 Gokey 吧,大概是因为文章中只有对 Danny Gokey 大加赞赏。后来又被转载到了美国偶像吧,惹恼了某些偶像的死忠,不仅在那个帖子下面咒骂,还跑到我的博客里面留言骂。其实那篇文章只是个人意见,有些话是不招人待见,我承认,开始也只是想贴出来大家娱乐一下,要是有你认同的观点,哈哈一笑;如果观点不同,大可以嗤之以鼻。你甚至可以坐在电脑前面,指点屏幕破口大骂——反正我也听不见。   但是,其一,我觉得如果某些人,但凡别人说一点你所谓的偶像不好就气急败坏,心理八成有问题。你喜欢什么东西什么人都没有关系,倘若喜欢到偏执的地步,就有了问题。当然,这样的人多了去了,开始人们还觉得不可理喻,现在大部分人恐怕已经习以为常。有时候觉得他们也挺悲哀的,为偶像投入多大的热情啊。可是,你的偶像在乎你吗?他(她)知道你是谁吗?你确定他(她)就像镜头里面表现的那样对粉丝情爱犹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

春节不快乐

  很高兴能够活着回到北京,如释重负,如履薄冰,如假包换。   应景客套一下,大家都会说:春节快乐!过年好!可实际上,过年的这些天,大概是我一年中最不快乐的时间。这种不快乐的感觉,随着年龄增长成为别人眼中的大龄未婚青年而变得更加严重。我真希望这不快乐是因为我自己而产生的,自我调试一下,还好解决。   春节一定要回家,CCTV一直是这样教育群众的,不管路上是刀山火海,一定要回去。不回家就是不孝、不热爱社会、不忠于传统、忘祖、不和谐。一面哭着喊着交通部门有多难,一面声泪俱下要你出门。可能是春节附加了太多象征意义,真希望能简单点,允许我在人不多的时候轻松回家。   离春节还有很多天,各种新闻就出来了,什么估计今年春运多少人,全体职工总动员应对客流高峰,火车票实名制,车票预售多少天……提前10天就要去排队买票,预示着艰苦的旅程拉开序幕。   等到那天,大包小包赶到北京西站,进站口乌泱乌泱全是黑色的人头。每次到了北京西站的进站口我就想骂人:TMD人这么多,就不能多开几个口啊,非TM看百姓拖着行李挤成一团心理才满足啊?   十一的时候回老家,被候车室的人潮吓怕了,那次路过动车组的候车室,看里面没有...

要去哪里旅行

  我以前没有旅行的概念,不确定什么样的东西是旅行,我那些在陌生地方的经历,自己更愿意看作走路。确实,大部分的时间,我是在走路。   很多都是多年前的事情,有些记忆已经模糊。有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几乎可以算是幸运,能够有机会体验那么多地方。也是因为我曾经走过,慢慢发现,当越来越多的人动不动就要去征服哪里,去实现自我……我开始很是不屑。   哪里都不是要你去征服的,实在身体发痒,征服自己就好了。甚至连另外一个人,都不可以用来征服。如果你和某一个人在一起,目的只是征服,我替那个人可惜。至于自然,如果能够生存,感激都要来不及,征服?你确定可以办到?怎么办到?   动不动就要征服,怕不只是一代人妄自尊大的惯性思考,某一种“战天斗地”的思维,膨胀了超过一甲子。上学的时候,我相信课本上的每一个字,循着别人制定的模式做事,甚至自己没有思考。听老师的话,听各级宣传部的话,听主旋律(这个词就很吊诡,副歌没有存在的必要?)的话……正好合了某些人的意,被主旋律的人全都不要思考,听话就对了。   很多人提到的旅行,怕就是去旅游区四处看看。或者跟个旅行团,不断更换地点。我很不喜欢这样的旅行,在我看来,如果旅行就是...

追风筝的人

虽然我大学的专业名称里面有“文学”两个字,可自己却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文学青年,这点,我比谁都清楚,所以,当有的同学打算靠爬格子糊口的时候,我佩服,自己可一点类似的勇气都没有,我知道,靠这个,我活不下去。我了解很多人可以凭此活得很好,写得很好的人,写得垃圾的人,都有。我不行,我清楚自己没有能力像写得很好的人那样写得好,而对那些写得垃圾或者我偏颇地以为写得垃圾的人又不屑一顾。其实,写垃圾也是件不简单的事情,换作我自己,不一定能够胜任,我瞎清高个什么劲儿?!   大学课本里面倒是有很多名著的节选,遗憾又遗憾,我可以略带惭愧地说,其中没有一个我看完整本书,哪怕是中文版。当然,这并不表示我以此来传达对所谓名著的轻视,以我之资力与感悟,如若大言不惭如此叫嚣,实在是令自己都有掐死自己的愤怒。之所以没有看,是因为没有看下去的冲动,是的,一种可能最原始的欲望。一度自我疑惑,我是感情的动物,冲动的动物,还是物质的动物?   希望会是物质的动物,因为偶尔交谈的朋友对我说,如果你是物质的动物,就容易为物质灵活转变,生活可能会简单一些,至少不会情啊爱的那么复杂。   我说:我有自己的原则。   他说:活得很累的人...
第 1 页,共 2 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