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不放弃

一条剖面六、七百公里,从帕米尔高原沿叶尔羌河直到阿拉尔,中间要经过英吉沙、岳普湖、麦盖提、巴楚、阿瓦提,还要穿过大大小小数不清的建设兵团团场。

 

开始去的时候,岳普湖刚刚地震,搞得大家心惊肉跳。

 

团场沿叶尔羌河排开,南边就是塔克拉玛干沙漠,因为有了这条河,沙漠边缘才有了绿意,人们开荒种粮、种棉花。

 

晚秋了,是采摘棉花的季节,有的棉田采收不及,只好看白花花的棉花挂在干枯的棉铃上[……]

Read more

继续阅读

超越自我?不如超越“活该”

http://shianing.blogbus.com/files/1149175431.jpg

 
越来越多的人去西北探险,从我无意间看到的报道来说,大多是有组织的行为。不论是哪个团体组织的,出来点小事总是会招来人鼓噪一通的。上海某俱乐部组织驾车去罗布泊,冠名当然还是“探险”、“超越自我”,其中二人“迷路魔鬼城”,“情况危急”。在我看来,有几点需要澄清:

1、所谓“魔鬼城”,只是雅丹地貌,在盛行的季风作用下,西北雅丹多被吹成有一定规律的垄状,两侧形同城堡,中间是较平缓的通道。有车开,哪怕[……]

Read more

继续阅读

别拿彭加木说事!

对于彭加木其人,我其实了解不多,不过,无论以前的媒体还是现在的媒体都说他是科学家,生在我们那个年代的孩子对“科学家”有着莫明的崇敬。

彭加木失踪了,二十多年后,仍然有人记着他,一个人死后有这的礼遇,应该安息了。遗憾的是,没有人知道他是否已经驾鹤,或者有人知道却不愿澄清,无论怎样,这很重要吗?或者,对每个人都很重要吗?排除他的家人,对于普通大众来说,为什么一定要找到他?给个理由先!如果全部努力只是[……]

Read more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