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再见,史提夫·金

这里的再见是“FAREWELL”,而不是“SEE AGAIN”。

 

题目并不是一定应景故意重复,这篇日志其实是春节期间写的,夹在笔记本里面早就忘了,之所以又找出来,实在是因为有提到的必要。我是这样,有冲动的时候,坐在键盘前面噼里啪啦打出老长,也不清楚有没有意义;若是没有欲望,敲打一个字的力气都没有。

 

想起金先生是因为昨天的一部电影的恐怖画面吓到了我,猛然令我记起了Stephen Ki[……]

Read more

继续阅读

追风筝的人

虽然我大学的专业名称里面有“文学”两个字,可自己却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文学青年,这点,我比谁都清楚,所以,当有的同学打算靠爬格子糊口的时候,我佩服,自己可一点类似的勇气都没有,我知道,靠这个,我活不下去。我了解很多人可以凭此活得很好,写得很好的人,写得垃圾的人,都有。我不行,我清楚自己没有能力像写得很好的人那样写得好,而对那些写得垃圾或者我偏颇地以为写得垃圾的人又不屑一顾。其实,写垃圾也是件不简单的事[……]

Read more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