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m’s Cliche 胡言乱语

还要多无聊?

  借用一个无聊的句式,说它无聊,因为被滥用,被无数自以为正统高档时尚权威的官员部门媒体教授专家滥用——我们生活在一个神奇的国度……。     是的,神奇的国度。整天吹嘘五千年,连文字都不是当初那个样子;上下嘴唇一啪嗒就是泱泱,断绝传统,听从指令。仿佛从来不会自己思考,不让你思考,不能思考,不许思考。这样,比较好控制。     尤其看不上我正在生存的这个世代,被人断了根,叫做除旧布新。若干年后,拼命也要回去找那个根,不是因为断了脉络活不长,而是因为老根忽然变得更值钱。     对,钱。     没有一个更好的字来描述现在的状态了,一切向钱看,简单明了,彻底颠覆,不正是当初那些伟大人物的梦想吗?虽然这梦想有点走样,不同于那书上画下的大饼。现在还活着的绝大多数人,从出生开始就被塞在一个或癫狂或压抑或无知或迷离的瓮里,貌似阴阳调和,实则月经不调。可怜那时候还没有月月舒,月月不舒服;可怜那时候没有肤阴洁,无法洗洗更健康。   每天都有无聊的人作无聊的事情,而且越来越多,可能是因为以前信息流通没有如今这么灵活,就算作了也不一定被人知道。这次是张家界,非要把自己景区里面那个叫做南天一柱的山...

达芬奇密码并不能打败耶稣(ZT)

看过电影《达芬奇密码》后,在网上搜索到下面一篇文章,予以转载。    以下内容转贴自博客——脊椎力学平衡训练体系,并不代表本人观点。    电影《达芬奇密码》的故事里最有意思的一句话:   昨天他还是人,今天竟然被称为神了……   当耶稣被称为神,而不再是人的时候,所有能证明耶稣是个普通人的证据都成了要被消灭的对象。   其实,事情的真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游戏规则--------一个人想要变成神,只需满足两个条件:   1、消除掉那些显而易见的能够证明他是普通人的证据。   2、提供一个足够复杂的可更新的知识体系来误导研究者   为了满足第一条,就必须让这个被包装者与受众隔绝,用一个屏障把他跟所有人隔绝起来。郭富城是不能跟歌迷在一个马桶里同时小便的。虽然他小时候可能有过很多次类似的经历……   这样所有人都是不知情者,那么就没有什么发言权了。如果你是个“不知情”的人,那么判断对方是神还是人就无从下手。   这第二条的目的就是要制造从不知情到知情的难度,让一个人穷毕生精力,也不敢说掌握了足够的知识和内情,那么就没有人能成为真正的知情者,这样就完成了一个坚固的防御体系,可以面对任何攻击而无...

他们的首尔,我的汉城

一线地铁王府井站通往东方广场的地下通道悬挂几张韩国首都Seoul宣传旅游的招贴,手绘的版本,看上去还是很清爽的,遗憾的是,清爽的背景用红色的字标着Seoul(首尔),这个名字触碰了我那脆弱的眼角膜。   汉城改名的闹剧尽管已经过去一年有余,有些话仍是不吐不快。     汉城改名“首尔” 背后深刻的民族及文化原因——转贴自Tom网   1月19日,韩国汉城市市长李明博举行记者招待会,宣布把汉城市的中文名称改为“首尔”,“汉城”一词不再使用。李明博解释说,绝大多数国家都将“Seoul”按照与英文标记相似的发音来称呼,随着韩中两国的往来与交流日益频繁,“汉城”名称造成的混乱越来越多。   汉城市经过一年多的意见征求,确定用新的中文名称“首尔”取代“汉城”。   韩国为何改称本国首都“汉城”的中文名字?韩国汉城市市长李明博等韩国官方人员的解释比较牵强。因为即使改换了“汉城”汉语的名称为“首尔”,也存在着翻译上及使用习惯上的混乱问题。况且,汉语中的外国地名也不都是以发音为根据翻译的,如英国的牛津、剑桥等并非完全是音译,美国的盐湖城(Salt Lake City)、阿肯色州的小石城(Littl...

超越自我?不如超越“活该”

  越来越多的人去西北探险,从我无意间看到的报道来说,大多是有组织的行为。不论是哪个团体组织的,出来点小事总是会招来人鼓噪一通的。上海某俱乐部组织驾车去罗布泊,冠名当然还是“探险”、“超越自我”,其中二人“迷路魔鬼城”,“情况危急”。在我看来,有几点需要澄清: 1、所谓“魔鬼城”,只是雅丹地貌,在盛行的季风作用下,西北雅丹多被吹成有一定规律的垄状,两侧形同城堡,中间是较平缓的通道。有车开,哪怕迷路,顺通道总可以出得来,死不了人。 2、车上有GPS接收机,只需要确定航线,总不该丢了方向。哪怕因为绕行而偏离航线,只要在后面航程尽量返回,是不会迷路的。现在的GPS接收机是越来越“傻瓜”了,除非已经被“傻瓜化”到没有什么实际功能,否则,在有方向的情况下还要迷路,只能是活该。 3、 “魔鬼城”只是属于罗布泊地区,而且都快“地区”到敦煌了,活动名称一定要加上“罗布泊”三字,看来这三个字的魅力始终不小。 同开车族比起来,徒步探险者更有资格冠以“超越自我”。最好是在探险过程中身陷险境,死过一把再回来,或许才会清楚,活着是多么值得珍惜! 忍不住多嘴提个建议。 千百号人横行罗布泊,那里已经不...

别拿彭加木说事!

对于彭加木其人,我其实了解不多,不过,无论以前的媒体还是现在的媒体都说他是科学家,生在我们那个年代的孩子对“科学家”有着莫明的崇敬。 彭加木失踪了,二十多年后,仍然有人记着他,一个人死后有这的礼遇,应该安息了。遗憾的是,没有人知道他是否已经驾鹤,或者有人知道却不愿澄清,无论怎样,这很重要吗?或者,对每个人都很重要吗?排除他的家人,对于普通大众来说,为什么一定要找到他?给个理由先!如果全部努力只是为了满足对奇闻轶事的好奇,这么多次大规模的搜寻有没有意义?即使,要找到他,也请确定,目的是寻找人,而不是其他——比如钱(一个好东西)…… 96年我到过那里,库木塔格沙漠,“库木塔格”是当时手里大比例尺地图标注的名字,现在我还是习惯那么称呼它。我记得当时是上午从敦煌的南湖出发,路过魔鬼城,晚上才到沙漠的边缘。一条条测线穿过库木塔格沙漠,沙漠南边就是阿尔金山,沙漠北面是很硬的盐碱壳,偶尔还有深不见底的孔洞。穿过盐碱是山区,那座山好像就叫库木塔格山。山里有淘金人,偶尔可以听到机器运转的声音。 彭加木的纪念碑就在库木塔格沙漠的北边缘,石碑用木栏杆围了起来。今天在网站看到那块石碑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