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Life 社会

倔强地活着

面对这个国家每日各种令人泄气的消息,我还能够憋屈着倔强地活着,至少在我看来,这算个成就——如果我实在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拿来说说。一旦成就的标准变成活下去都算数,那现世每个活着的人都算小有所成了。无论是浑浑噩噩还是冥顽不灵,不管是苟且偷生还是食古不化,没人注意你生活的是否有意义,只在意你是否有玛尼。   上周末是个稍微不一般的日子,据说,这样的日子自从1935年以来这是第二次,很有纪念意义。为庆祝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互联网上面某些网站“被”和谐以示庆祝。一般人大概也不会注意到,因为一般人获得相关信息的途径已经被封地死死。我一直觉得,如果有一个猪国,那么猪国王肯定会很高兴。国民就只是知道吃了睡、睡了吃,偶尔能够找个同类配一下种,世界就绝对和谐了。这样的一个猪国,才是完美的容易管理的国家。如果这个国家的国王有思维能力确实要如此这般治理国家,至少,国王比下面的猪聪明,可能即将进化那么一下下。   拿猪做比喻真是很不厚道,其实人家不脏的时候还是很可爱的。   我记得之前写过:在这里,一切皆有可能。这本来是句广告词,恍恍惚惚我都怀疑,打出这句话的公司头头深谙这个国家的处世之道。本来以为绝对没有可能发...

2010.10.10

这是一个吉利的日子,据说。 头一天晚上,坐在夜行的出租车中,在冰凉的北京空气中滑行。开车的司机装B耍酷,跟我欠他一个人生似的。他打开收音机,许是觉得气氛诡异。里面交通台几个贫嘴的大爷大妈正在讨论明天,10月10日,多么吉利的一个日子。据传说,婚姻登记处的人已经做好准备加班加点,为广大适龄男女青年服务。 你们大爷的,明天老子搬家。 10月10日,Republic of China 99周年。10月10日,北朝鲜劳动党成立65周年,一个JB党成立,居然搞得比国庆还要盛大,由此可见该国家之变态程度。 我从早上就开始忙乱,本来以为搬家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平时,乱七八糟的东西全被我塞到各个角落。等真要搬家,原来东西也不少。干脆,把确认不会再用到,或者不想再用到的那些东西统统清理。 老早就准备好了搬家要用的袋子,一整捆黑色塑胶袋,卖塑胶袋的大妈强力跟我推荐,说这玩意其实挺结实。我就用这些塑胶袋,收了13袋的东西,收起几年的回忆,用黄色的不干胶带封住。 我往塑胶袋里面塞东西的时候,旁边豆豆不断过来骚扰,叼来自己的塑胶热狗,“啪”,玩具落进袋子里面。等我把塑胶热狗拿出来,他又...

谷歌只是个开始?

标题:Is Google just the start? 作者:Isabel Hilton 日期:13 July 2010 来源:http://www.guardian.co.uk/   随着谷歌在中国市场不断遭到某些方面的施压,各西方企业担心此种情势落到自己头上   上周,北京方面发布了一份被允许在中国境内提供地图服务的企业名录,毫无悬念,谷歌不在这份名单上头。谷歌在中国拥有大约2百万的手机地图用户,但现在,中国国家测绘局正在对提供地图服务的机构进行审核。援引该局的说法,只有那些“高质量”的公司才能够被允许提供地图服务。显然,Google目前为止在北京当局的眼里算不上“高质量”。   Google自从去年宣布停止在中国审查自己的搜索结果,同中国政府的关系一直没有得到显著改善。那些深信中国市场就是个聚宝盆的人士万万没有料到的是,中国国家测绘局给出的名单中23家全是中国公司,这点更加令人不安。名单中就连Nokia和Motorola这样同中国政府关系良好的外国公司也没有。地图市场虽小但是发展迅速,在Google停止审查搜索结果事件中获利最大的Baidu(百度)占有中国地图市场的很大份额。...

谷歌中国ICP牌照将过期

谷歌高级副总裁大卫德拉蒙德日前在谷歌官方博客上表示,谷歌可能无法获得6月30日即将到期的中国ICP牌照的续签,如果未得到ICP牌照,Google.cn网站将无法继续在中国运营,目前Google.cn的首页已经进行了相应修改,并重新提交了ICP牌照的申请。    他还说,自从谷歌针对中国大陆的中文用户推出中文搜索引擎 Google.cn,谷歌已经尽了最大努力确保在法律允许的框架下为用户提供可用的搜索服务,但是在这两者之间取得平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谷歌在1月份宣布,将停止在Google.cn提供经过过滤的搜索结果。     其后,谷歌通过将 Google.cn 自动重定向到 Google.com.hk (谷歌香港的搜索引擎)的方法,来为中文用户提供未经过滤的简体中文搜索结果。但是,从谷歌和中国官方的交流中获得的明确信息是,他们对于这种重定向不能接受,如果谷歌继续这么做,那么谷歌中国的6月30日到期的ICP(Internet Content Provider)牌照将不会续签,如果没有这个ICP牌照,谷歌将无法继续在中国运营类似Google.cn的商业网站,这将意味着Google完全退...

中国“癌症村”揭示经济快速增长的黑色一面

标题:China's 'cancer villages' reveal dark side of economic boom 作者:Jonathan Watts 日期:Monday 7 June 2010 来源:http://www.guardian.co.uk   郑谷梅(音译)开始只以为自己是得了感冒,后来,医生叫她到屋外等候,单独和他的儿子谈话,这时,她才隐约觉得自己的病并不是感冒那么简单。她今年47岁了,擦去眼角的泪水,茫然看着远方,她说道:“我知道我得的肯定是大病,现在就在治疗中,你看,我头发都掉光了。”说着,她摘掉帽子,露出因化疗而掉光头发的头皮。   郑谷梅住在兴隆村,这是云南省的一个小农村,村子紧挨着一个工业园区。她和村里人都认为环境污染是导致人们身患癌症的元凶。她说:“村里污染太严重了,好多人都病了。”   近些年来这样的事情在中国屡见不鲜,飞速发展的经济是用全民的身体健康作为代价的。   自去年开始,冶炼厂周边已经出现大量的铅中毒报告。研究表明,从事废旧电子产品回收的村庄持续暴露在镉、水银以及溴化阻燃剂的污染中。在中国的其他地方也有质疑致癌物质污染水源以及食物链的抗...

2010上海世博——世界上最贵的一个趴

标题:Shanghai 2010 Expo is set to be the world's most expensive party 作者:Tania Branigan 日期:Wednesday 21 April 2010 23.04 BST 链接:http://www.guardian.co.uk/world/2010/apr/21/shanghai-2010-expo-party   2010上海世博总花费大概450亿美元,在6个月的时间里,预计将有7千万参观者。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庞大、最昂贵的一场聚会,同时,也可能是最为怪异的。建筑物被盖成了兔子或者苹果的形状,哥本哈根的女仆也来参加表演,还有用小提琴拉奏小夜曲的机器人。   你可能都不了解2010上海世博是个什么东西,恐怕也不会去参观。但是从5月1日开始,预计约有7千万人来参观这个耗资巨大的活动。全中国上下大肆宣传,而中国以外的世界似乎不以为然。中国的总理还形容世博是一个“百年梦想”。(08北京奥运不是“百年梦想”吗?梦想真不少啊,以后可以考虑“二百年梦想”这个词)   上海早就开始了一场全城大美化,耗资估计450亿美元...

养犬管理费养了谁

最近几天,小区的门口贴出来很大一张白底黑字的告示,今年的养犬管理费又要开始征收了。   去年60周年国庆,北京城里如临大敌,居委会来人查,派出所民警也来查,除了查养狗的情况,还要求非北京市户口的人都去办暂住证。那段时间谣传国庆期间如果没有暂住证,只要出了北京就不能回来了,一时间各派出所办暂住证的地方人满为患。政府这么催着办,而且我家家教一直要求夹着尾巴做人,屁颠屁颠我就去办暂住证了。大热天排了几个小时,总算轮到我,双手恭敬交上材料,办证的警察阿姨鼓捣了几下电脑,回我:你身份证信息对不上,不给办。   那段时间我也在头大,因为敬爱的警察叔叔不知道在干什么的空当,顺便把我的身份证信息给改了一下,名字中有一个字偏旁被删除了。话说我户口簿上面和一代身份证上面名字都正确,就人家警察叔叔们的计算机信息库里面的不正确,可能是某位警察阿姨录入信息的时候荷尔蒙水平突变了一下,嫩笋一样的手指尖一颤抖,字就错了。   错了没有关系,您倒是给我改回去啊。赶上全国上下被要求办二代身份证,我户口落在了外地,特意长途跋涉赶回去办。又是乌泱乌泱的人,满头大汗挤在人群里面好久,总算该我了。警察同志用圣人一般平静的语调通...

博客搬家,谁比谁无耻

2010年1月5日上午博客大巴首页无法访问,下午各二级页面也开始无法访问。后来有消息称是注册商停止了域名解析,之后Blogbus无法访问长达一个星期。在此期间,我还写过一篇题目为感谢Blogbus的文章打气。大家焦急等待,满心希望,等博客大巴恢复访问后,恍然发现,恢复访问的博客大巴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Blogbus,就好像被绑匪掳走数日的处女,期间恐怕遭受残忍强奸,玩腻了,被放了回来,还好没有撕票,只是,神经了。有感于此,我写了博客大巴Blogbus回来了,却神经了。之后,又连续发表了博客大巴Blogbus被封锁用户语录1、2、3来记录这些事件。   在Blogbus恢复访问不久的2010年2月1日,新浪博客在其文章feed的结尾加入了一条广告,内容为“想保证博客的稳定与信息安全吗?快来,一键备份博客大巴文章到新浪博客!请点击进入”。此举导致网络热议,据说推特上很多人声讨新浪,说这是赤裸裸的挖墙脚,并呼吁集体鄙视。之后,新浪方面并没有作出回应。再后,“新浪搬家”神奇地成为热门网络词汇,比喻最无耻最下流的乘人之危的行为,而百度竟然在其百科栏目出现“新浪搬家”的词条。   其实,最先推出博客...

谁也别怨,怨自己

3月23日谷歌将Google.cn跳转至Google.hk,谷歌香港站页面有一行字:“欢迎您来到谷歌搜索在中国的新家”。今天我去Google.hk主页看的时候,这一行字中的“在中国的新家”已经变成超链接形式,点击进入“关于谷歌中国的最新声明”,声明表明了Google的态度与立场。这个声明你在谷歌的搜索结果页面也可以找到,就在页面的最上端“赞助商链接”里面,前提是你搜索的内容同谷歌有联系,因为Google的广告是内容匹配的。   23日之后访问Google,我这里遇到的情况是页面不时被重置,网页无法打开。   23日当天看到某些门户网站上面下贱地控制舆论,我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就叫“谷歌退出中国,抹黑早已开始”。晚上文章排在发布序列里面,预订24日上午发布。23日,我看到可能吧发表的文章,文章中有一句话:这篇文章可能导致可能吧被封。24日早上,可能吧真的被封了。于是,我怂了。   实际情况就是这样,早在1月12日Google发布声明之前,针对Google的抹黑就已经在进行中了,只是还没有现在这么明目张胆,尚能够独立思考的人大概不会留意。23日之后,各门户网站忙不迭转发新华网的通稿,在文章下...

地球一小时:全球作秀一小时

我在写这段文字的时候,窗外黄沙一片,或者是黄土,整个北京都被困在黄色的尘土里面。最好,大家拉上窗帘,因为你看出去,真是感觉很糟糕。两天前的周六,类似的沙尘天气刚刚光顾过北京,地面还残存遗留的尘土,没有想到,这么快又是一个糟糕的天气。   我记得02年春天北京遭遇过严重的沙尘暴,震撼程度几乎可以堪比当初我在西北荒漠里遇到的情况。从那以后,总是在某些媒体看到有关北京环境的赞歌,什么蓝天多少天,空气质量有多好。可实际情况是,空气质量最好的情况就是大风过后或者刚下过雨,这短短的几小时,你会觉得空气很清透。而后,就是已经习以为常的烟霭。   CNN的新闻节目有时候会连线驻北京的记者进行现场报道,一般地点都会是建国门桥东北角外交公寓的某个阳台,背景是长安街、社会科学院大楼,再远就是中粮广场。偶尔,画面背景是清楚的,大多数情况,背景模糊一片,被雾气笼罩。我们知道,那其实不是雾,因为那不是白色。   如果在北京,你身处高层,就会发现,哪怕当天天气多么好,试图望远的时候,远处天际线的上面总是一层青色的浑浊烟尘带。不只北京这样,国内的很多城市,恐怕都是如此吧。人们一方面在不断消耗资源加剧污染,一面又仿佛无...
第 1 页,共 3 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