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ng Whale 拯救鲸鱼

反捕鲸人士被日本法庭判缓刑

标题:Anti-whaling Activist Receives Probation and Suspended Sentence 时间:July 7, 2010 来源:http://www.cnn.com   本周三,反捕鲸人士Peter Bethune(皮特·培森)因之前登上一艘日本捕鲸船被一个东京地方法庭判决2年有期徒刑,缓刑5年。皮特·培森被控5项罪名,其中包括袭击捕鲸船员以及强行登上捕鲸船只。Peter Bethune对除去袭击船员以外的其他4项罪名承认有罪,他可能面临最长15年的牢狱指控。   今年五月份,Peter Bethune出庭作证,表示在抗议日本捕鲸行为的过程中从未有过伤害他人的意图。   Peter Bethune是新西兰人,是“海洋守护者协会”的成员。他认为自己投掷到捕鲸船第二昭南丸号上的丁酸臭弹并无任何毒性,绝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东京地方法庭的法官说丁酸臭弹使两名日本捕鲸船员皮肤受到灼伤,而海洋守护者协会则称臭弹并无害,内容物只是有腐臭的气味而已。在腐臭的黄油或者人类呕吐物中就存在丁酸。   在五月份举行的听证会上,Peter Bethune声泪俱下地讲述...

君可知代价几何?

标题:Have you counted the cost? 日期:May 31st, 2010 链接:http://www.mywhaleweb.com/?p=5571   三周之后,国际捕鲸委员会(IWC)的各成员国将开会表决是否取消商业捕鲸禁令。这一动议是由日本提出来的,而鱼类产品在日本是重要的食物来源。   东加勒比国家组织(OECS)的成员国(其中包括格林纳达)于两周前决定将在预定6月份举行的IWC表决会议上支持日本的立场。这个决定引起了环保人士以及反捕鲸人士的强烈抗议,其中有些人还参加了上周召开的研讨会,会上重申了对事态的关注。他们提供了耗时两年取得的科学数据,这些数据表明鲸鱼通常都是冬季游到加勒比海繁衍后代,而不是来这里觅食。进而推翻了日本人提出的鲸鱼游到加勒比海觅食使渔民的捕鱼量减少的言论。   考虑已经摆在台面上的证据,各个国家当局也了解上述科学事实,那为何OECS成员国仍然要支持日本取消商业捕鲸禁令呢?一旦禁令被取消,包括格林纳达在内的OECS成员国会有什么样的损失呢?   不要忘记,大量游客来加勒比地区就是希望看到自然环境中的鲸鱼,媒体也是这么传达给公众的。如果商...

捕鲸禁令面临威胁

标题:Whaling Moratorium Under Threat 日期:April 19, 2010 作者:Patti Forkan 来源:www.hsus.org   1982年7月23日,国际捕鲸委员会(IWC)发布商业捕鲸禁令,1986年通过《全球禁止捕鲸公约》。这个公约的通过虽然只是短暂的胜利,却是人类环境保护活动中意义最为重大的一次胜利。尽管日本、挪威、冰岛等国家狼狈为奸、蓄谋已久,试图废除这个公约,庆幸的是,奸诈小人的阴谋没有得逞,公约权威得以维护,同时,成千上万头鲸鱼得以幸免,能够继续生活在地球上。为了这些鲸鱼,也为了我们人类自己,《全球禁止捕鲸公约》绝对不容许任何人践踏。   “保护鲸鱼”运动的历史   二战后成立的国际捕鲸委员会,其宗旨和任务是维护鲸鱼数量,确保捕鲸业的有序发展。然而,某些坚持捕鲸的国家却肆意屠杀地球上仅存的鲸鱼种群。这些国家根本没有捕杀限额的概念,之前,国际上也没有制定过任何的限额。这些国家对本国科学家发出的警告置之不理,每年都有成千上万头鲸鱼被杀害。1959年到1962年之间毫无节制的捕杀使110,563头鲸鱼丧命,其中蓝鲸种群几近灭绝。  ...

取消捕鲸禁令草案公布

标题:Plan to overturn whaling ban unveiled 日期:April 22nd, 2010 来源:IFAW 链接:http://www.mywhaleweb.com/?p=5285   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发布消息称国际捕鲸委员会(IWC)已经公布一项旨在使捕鲸活动合法化的草案。   草案一旦生效将废除1986年通过的商业捕鲸禁令,允许挪威、爱尔兰和日本三国进行捕鲸活动,日本也将被许可到南极洲附近被国际社会公认的鲸鱼保护区捕杀鲸鱼。同时,允许上述三国进行商业捕鲸作业,全然不顾IWC内部已经存在的测估鲸鱼可持续生存数据的科学流程。   英国剑桥当地时间4月22日,IWC主席公布了这一草案,同时称该草案预计于今年6月在摩洛哥阿加迪尔召开的IWC年会上由各成员国表决是否通过。   IFAW鲸鱼项目的负责人Patrick Ramage说:“这个草案是捕鲸者梦寐以求的,它扔给一个行将消失的产业一根救命稻草,却令鲸鱼种群面临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这个草案的产生可以说是美国执政才能以及其在IWC内部一贯持有的保护立场的不折不扣的倒退,这一退就退了几十年。   ...

皮特ž培森——最后的武士

标题:Captain Peter Bethune – The Last Samurai! 日期:Sunday, April 04, 2010 作者:Paul Watson 链接:http://www.seashepherd.org/news-and-media/editorial-100404-1.html   现在,皮特ž培森(Peter Bethune)船长就像战俘一样被关押在日本,他就是最后的武士。   为何称他为战俘呢?   因为他的船被日本捕鲸船第二昭南丸号蓄意撞毁,断为两截,最终沉没在了南太平洋。现在的情况是撞毁海洋守护者协会船只的第二昭南丸号船长至今未被问询,这一事实戳穿了日本人所说的第二昭南丸号所从事的是民间活动的谎言。如果肇事的第二昭南丸号如某些人所言确属民用船只,那么,该船的船长恐怕老早就被问讯、调查,甚至被课以重罪。即使造成Ady Gil(阿迪ž吉尔)号沉没的冲撞实属意外,肇事船的船长也早应被问询,这是众所周知的民用海事处理原则。只有军事人员能够免于被政府质询,恐怕,Ady Gil 被撞沉的事件正是此种情形。   一艘船造成灾难性的冲撞却不被质询,这种情况在国际海...

可耻的变态

在这个网站发布一些有关Sea Shepherd的文章,起因是在Discovery探索频道看到介绍这个组织的纪录片,片名好像叫做 Whale Wars,有人翻译为《援鲸战役》。   Sea Shepherd,也就是“海洋守护协会”,在南极海域坚持阻挠日本船只捕杀鲸鱼,期间发生了很多激烈冲突。日本人打着科学研究的旗号大肆猎杀鲸鱼,事实上,被捕获的鲸鱼后来都会出现在日本人的餐桌上。更可笑的是,日本人在捕鲸船上都会喷涂“科学研究”的字样。   我很佩服海洋守护协会,他们所作的事情,大概不是普通人能够撑得下去的。一个民间的非政府组织,对抗一个野蛮的国家,局面听上去就很艰困。   除了猎杀鲸鱼,日本人竟然还残忍捕杀海豚。以前还看过一个纪录片,名字不记得了,大概描述的是日本人有多么喜欢海豚。某一个小镇,到处都有海豚的图片、海豚造型的雕像甚至轮船。片子里面的人都好亲切哟,我还心想:那些可爱的抚摸海豚的日本小孩长大一定会变成大帅哥、大美女。我就纳闷了,这样有爱心的一个民族,当初怎么会发动血腥的战争呢?肯定是中邪了、着魔了、鬼上身了……   美国西部时间3月7日,第82届奥斯卡金像奖把最佳纪录长片奖颁给...

前日本捕鲸代表发言验证海洋守护者协会行为合法性

  标题:Former Japanese Whaling Commissioner Validates Sea Shepherd Intervention 日期:Wednesday, February 24, 2010 作者:Captain Paul Watson 来源:http://www.seashepherd.org/news-and-media/editorial-100224-2.html   强大如日本这样的一个国家,竟然会不惜花费大量金钱屈尊来对付海洋守护者协会这样一个小小的非官方团体,我还真是感觉荣幸之至。   日本前捕鲸代表Masayuki Komatsu在对媒体的讲话中称日本方面在针对海洋守护者协会的行动中取得了主动权,他还说目前日本捕鲸船在南极地区游弋的首要目的是想让海洋守护者协会损失惨重,其次才是捕杀鲸鱼,他还大言不惭说这会是海洋守护者协会最后一次出现。   日本人最初说捕杀鲸鱼是为了进行科学研究。后来,日本外相脱口说捕鲸是日本的传统,被捕杀的鲸鱼其肉制品会供应日本市场,让高贵的日本人可以享用鲸鱼肉。现在,您Komatsu又说是为了打败海洋守护者协会。    K...

捕鲸还是护鲸?要政治还是要结果?

  标题:Politics Vs Results in the Whale Wars 日期:Monday, February 22, 2010 作者:Captain Paul Watson 来源:http://www.seashepherd.org/news-and-media/editorial-100222-2.html   当有人问我Sea Shepherd Conservation Society(海洋守护者协会)为何要在南冰洋鲸鱼保护区干扰日本捕鲸船的作业,回答只有一句:因为除了我们,没有人在作这件事情。答案就是这么简单。   日本捕鲸船就是偷猎者,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事实,他们在南冰洋鲸鱼保护区内盗猎本该受到保护的濒危鲸鱼。如果乌拉圭人捕捞巴塔哥尼亚或者南极齿鱼(智利石斑鱼,也叫智利鲈鱼),澳大利亚政府会对他实施逮捕。然而,日本人残杀受保护的濒危鲸鱼却得不到应有的惩处。   如果《南极条约》的签署国和IWC(国际捕鲸委员会)能够承担起自己应负的责任并确保法规的实施,我们乐观其成。不过,作为一个非政府组织,《联合国自然宪章》赋予我们权利来依据相关条款对违反国际保护法规的行为进行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