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中国ICP牌照将过期

谷歌高级副总裁大卫德拉蒙德日前在谷歌官方博客上表示,谷歌可能无法获得6月30日即将到期的中国ICP牌照的续签,如果未得到ICP牌照,Google.cn网站将无法继续在中国运营,目前Google.cn的首页已经进行了相应修改,并重新提交了ICP牌照的申请。    他还说,自从谷歌针对中国大陆的中文用户推出中文搜索引擎 Google.cn,谷歌已经尽了最大努力确保在法律允许的框架下为用户提供可用的搜索服务,但是在这两者之间取得平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谷歌在1月份宣布,将停止在Google.cn提供经过过滤的搜索结果。     其后,谷歌通过将 Google.cn 自动重定向到 Google.com.hk (谷歌香港的搜索引擎)的方法,来为中文用户提供未经过滤的简体中文搜索结果。但是,从谷歌和中国官方的交流中获得的明确信息是,他们对于这种重定向不能接受,如果谷歌继续这么做,那么谷歌中国的6月30日到期的ICP(Internet Content Provider)牌照将不会续签,如果没有这个ICP牌照,谷歌将无法继续在中国运营类似Google.cn的商业网站,这将意味着Google完全退...

中国“癌症村”揭示经济快速增长的黑色一面

标题:China's 'cancer villages' reveal dark side of economic boom 作者:Jonathan Watts 日期:Monday 7 June 2010 来源:http://www.guardian.co.uk   郑谷梅(音译)开始只以为自己是得了感冒,后来,医生叫她到屋外等候,单独和他的儿子谈话,这时,她才隐约觉得自己的病并不是感冒那么简单。她今年47岁了,擦去眼角的泪水,茫然看着远方,她说道:“我知道我得的肯定是大病,现在就在治疗中,你看,我头发都掉光了。”说着,她摘掉帽子,露出因化疗而掉光头发的头皮。   郑谷梅住在兴隆村,这是云南省的一个小农村,村子紧挨着一个工业园区。她和村里人都认为环境污染是导致人们身患癌症的元凶。她说:“村里污染太严重了,好多人都病了。”   近些年来这样的事情在中国屡见不鲜,飞速发展的经济是用全民的身体健康作为代价的。   自去年开始,冶炼厂周边已经出现大量的铅中毒报告。研究表明,从事废旧电子产品回收的村庄持续暴露在镉、水银以及溴化阻燃剂的污染中。在中国的其他地方也有质疑致癌物质污染水源以及食物链的抗...

活着

有的人孤独,被人看在眼里;有的人孤独,只在自己心里……   Ally McBeal中的对白:   Those who can see them share some of the unicorn’s traits. They’re lonely, with virtuous hearts. The unicorn is a lonely, solitary creature that symbolizes hope. … 剧中,孤独的好人才可以看见独角兽,我看不到,因为我不够孤独?还是因为,我没有美好的心灵?   你是否看到独角兽?哪怕曾经。据说,那是上帝的象征,那只角,积蓄全部的能量。   表面的圆满与内心的空落,可以维持多久?难道,要等到灵魂飘走的时候才会自由?   一颗小石头投入湖水,湖水的心尖啊,忍不住荡漾,终于抵挡不了重力,开始下沉,下沉,沉入湖水最深处……   混同所有的沉淀,千百年,被压实,千万年,高温高压,变成——沉积岩。   可石头还是石头,没有变质,坚持,坚硬的壳里藏着一滴眼泪……   已经消失一般,似乎从未存在,没有人记得,一颗石头。   不过,就在地下的深处,那...

我要的,不只一天

你说,我要你,只一天。   可是,我要的,不只一天。   我要的,也不是一生一世。我要的,是生生世世。是缠缠绕绕断不了根。是萦萦绕绕断不了脉。   你要走,说,我们已经有了一天。   可是,我要的,真的,不只一天。   我要的,是前世今生,轮回移转。每一生里,我们都牵手。哪怕荆棘,无论沧海。跋山涉水地找到你,手握着手,再也没有分开,哪怕相扣的手心尽是心跳的汗水。   我要的,是回头做鬼脸的时候,你开心的笑容。   我要的,是你倚靠门口,看我披着围裙在厨房忙碌,嘴角淡淡的微笑。   我要的,是寒冷冬夜相偎的体温。   我要的,是你安静坐下,让我亲手给你理发。   我要的,是你出门时的拥抱,我记挂的眼神。   我要的,是你回家时,肆意的笑容,和小狗欢快的跳脚。   我要的,是不论天崩地陷我也不走远。   我要的,是不论销魂蚀骨你也不放手。   我要的,是牵定手,就一路走下去。哪怕洪水猛兽,有我陪。   我要的,是每一个和你一起的夜晚,漫长,却短暂。   我要的,是熟睡中轻喊你的名字,是清晨醒来面颊的轻吻。   我要的,都给你。   我要那生生世世,哪怕我只能看见与你对望的距离。我指给你看我...

君可知代价几何?

标题:Have you counted the cost? 日期:May 31st, 2010 链接:http://www.mywhaleweb.com/?p=5571   三周之后,国际捕鲸委员会(IWC)的各成员国将开会表决是否取消商业捕鲸禁令。这一动议是由日本提出来的,而鱼类产品在日本是重要的食物来源。   东加勒比国家组织(OECS)的成员国(其中包括格林纳达)于两周前决定将在预定6月份举行的IWC表决会议上支持日本的立场。这个决定引起了环保人士以及反捕鲸人士的强烈抗议,其中有些人还参加了上周召开的研讨会,会上重申了对事态的关注。他们提供了耗时两年取得的科学数据,这些数据表明鲸鱼通常都是冬季游到加勒比海繁衍后代,而不是来这里觅食。进而推翻了日本人提出的鲸鱼游到加勒比海觅食使渔民的捕鱼量减少的言论。   考虑已经摆在台面上的证据,各个国家当局也了解上述科学事实,那为何OECS成员国仍然要支持日本取消商业捕鲸禁令呢?一旦禁令被取消,包括格林纳达在内的OECS成员国会有什么样的损失呢?   不要忘记,大量游客来加勒比地区就是希望看到自然环境中的鲸鱼,媒体也是这么传达给公众的。如果商...

5月27日阴有雨

下雨了。 清冷,寂寥。无人的街,无声的夜。 雨点打在发梢,悄然,无声无息。 冰冷的泪寂寞地滑落。 模糊的眼睛里,霓虹变幻纷乱的光斑。 管不了别人,顾不得自己。 失去的还能回来吗?曾经永远的有多远? 痛苦总会有,希望总会在。 只要你清楚,他是那个ANGEL。 Angel by 陶喆 [audio:http://jtcl.tom.com/files/Background/20060607113055395.mp3] Angel Angel 镜子中 看见一张陌生的脸 那眼神 如此黯淡 笑一笑 只牵动苦涩的嘴角 我的寂寞谁知道 像条船在海上飘 北斗星也看不到 谁能够扬起了帆 远远离开这黑潮 Angel Angel 盼望你在我身边 Angel Angel 请你 紧紧抓住我的手 有时候 我想不会有人了解 心里面 藏着的痛 我害怕 用真心面对这世界 只好越来越沉默 一个人(一个人) 在人海漂 说话的人找不到 谁给我温柔(拥抱我) 拥抱 当我感觉心快要碎了 Angel Angel 盼望你在我身边 Angel Angel 是否 听见...

转载:15种孤独,你属于哪种?

谈笑风声,原来自己很孤单…… 十五种孤单,你属于哪一种?   (一)   我微笑着,冷漠地看着身边的每个人,那是一种歇斯底里的微笑,两种极端的交点。 我已忘了怎样去哭。 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我面无表情地靠着冰冷的墙壁,汲取着手中热茶的唯一一点热量。 看着嬉笑的人群,依旧微笑,我的悲伤没人发觉。   (二)   血不断从手上的伤口中涌出来,我忘了痛,任新鲜的血液一滴滴地坠落在地板上。 突然,我发现自己的血不是鲜红色的,它的颜色与寂寞相同。 我已忘了寂寞的颜色。 打开门,我闻到了冬天的气息,而我的心却无法冬眠,在寒风中,赤裸的心灵被撕裂,痛到麻木,失去了感觉。   (三)   我与寂寞同一国度,这或许是宿命。 黑暗里我点起一支蜡烛,昏黄的火焰轻轻地跳动着,那是寂静的心跳。 蜡烛然尽,黑暗吞噬了我,没有反抗,没有挣扎。 我早已习惯了漆黑一片。 独自走在深夜无人的街,我的世界仍然只有我自己,寒冷和无奈悄悄地蔓延,我与痛苦为伍。   (四)   沸腾的白开水不停地冒着热气,我呆呆地看着它,思绪一点一点地飞离我的身体。 我在想什么? 我还能做什么? 不断地问着自己,没有回答。 我已经习惯了质疑自己。...

是否记得童孔

可能很少人知道这个名字,童孔。这个名字,不属于这个时代。就像我那凄惶、茫然、压抑、无助的青春,封进土里。   在我的这个特别的人生时刻,回想当年,每当我身处一个看不清未来说不清现在的阶段,总有某些歌围绕身边。平日不会记起,只有情绪达到临界,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轰然充满全身。甚至,可以闻到当初的味道……   10年以前,我坐在一顶绿色的行军帐篷里面,从帐篷的缝隙往外看,硕大的乌鸦在戈壁滩上跳来跳去……那个鬼地方,乌鸦竟然比鹅都大只。那时,我忧郁,不知道未来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心里有冲动,却被恫吓,压抑、无助、徘徊。常常像一个幽灵,晚上,在荒漠那白得凄惨的月光下面,一个人逡巡,穿梭在同样寂寞、无助、压抑、悲惨的戈壁沟壑之间。   四周没有任何声音。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还有,鞋底碾碎沙粒的哀嚎……   那时,只要在帐篷里面,笔记本电脑永远传出的是张惠妹的声音。之后若干年,我在有意无意避开听到这个声音。大概,害怕那声音,会让我记起当初的痛苦与挣扎。   时间再回溯几年,那个时候,我的青春期刚刚开始。懵懂中有渴望,茫然中有恐惧。我不会明说,明说了,你也可能不明白。一个幼稚的少年,天真的愿望,残酷的现...

捕鲸禁令面临威胁

标题:Whaling Moratorium Under Threat 日期:April 19, 2010 作者:Patti Forkan 来源:www.hsus.org   1982年7月23日,国际捕鲸委员会(IWC)发布商业捕鲸禁令,1986年通过《全球禁止捕鲸公约》。这个公约的通过虽然只是短暂的胜利,却是人类环境保护活动中意义最为重大的一次胜利。尽管日本、挪威、冰岛等国家狼狈为奸、蓄谋已久,试图废除这个公约,庆幸的是,奸诈小人的阴谋没有得逞,公约权威得以维护,同时,成千上万头鲸鱼得以幸免,能够继续生活在地球上。为了这些鲸鱼,也为了我们人类自己,《全球禁止捕鲸公约》绝对不容许任何人践踏。   “保护鲸鱼”运动的历史   二战后成立的国际捕鲸委员会,其宗旨和任务是维护鲸鱼数量,确保捕鲸业的有序发展。然而,某些坚持捕鲸的国家却肆意屠杀地球上仅存的鲸鱼种群。这些国家根本没有捕杀限额的概念,之前,国际上也没有制定过任何的限额。这些国家对本国科学家发出的警告置之不理,每年都有成千上万头鲸鱼被杀害。1959年到1962年之间毫无节制的捕杀使110,563头鲸鱼丧命,其中蓝鲸种群几近灭绝。  ...

取消捕鲸禁令草案公布

标题:Plan to overturn whaling ban unveiled 日期:April 22nd, 2010 来源:IFAW 链接:http://www.mywhaleweb.com/?p=5285   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发布消息称国际捕鲸委员会(IWC)已经公布一项旨在使捕鲸活动合法化的草案。   草案一旦生效将废除1986年通过的商业捕鲸禁令,允许挪威、爱尔兰和日本三国进行捕鲸活动,日本也将被许可到南极洲附近被国际社会公认的鲸鱼保护区捕杀鲸鱼。同时,允许上述三国进行商业捕鲸作业,全然不顾IWC内部已经存在的测估鲸鱼可持续生存数据的科学流程。   英国剑桥当地时间4月22日,IWC主席公布了这一草案,同时称该草案预计于今年6月在摩洛哥阿加迪尔召开的IWC年会上由各成员国表决是否通过。   IFAW鲸鱼项目的负责人Patrick Ramage说:“这个草案是捕鲸者梦寐以求的,它扔给一个行将消失的产业一根救命稻草,却令鲸鱼种群面临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这个草案的产生可以说是美国执政才能以及其在IWC内部一贯持有的保护立场的不折不扣的倒退,这一退就退了几十年。   ...
第 2 页,共 11 页12345...10...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