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再见,史提夫·金

这里的再见是“FAREWELL”,而不是“SEE AGAIN”。

 

题目并不是一定应景故意重复,这篇日志其实是春节期间写的,夹在笔记本里面早就忘了,之所以又找出来,实在是因为有提到的必要。我是这样,有冲动的时候,坐在键盘前面噼里啪啦打出老长,也不清楚有没有意义;若是没有欲望,敲打一个字的力气都没有。

 

想起金先生是因为昨天的一部电影的恐怖画面吓到了我,猛然令我记起了Stephen Ki[……]

Read more

继续阅读

好好自杀

上周六晚约好和朋友J一起吃饭,一见面,J就问,你看我是不是又痩很多?他一直在健身,效果不错,减了不少脂肪,这次变得更加痩。

 

我开始有点担心了,对他说:“不要再减了,男人要有点肉才好!”

 

他说:“我最近心情不好……”

 

我没有再问,大家都快要变成老男人了,总不会像毛头小伙一样没有心事,那个貌似纯真的年代早就不属于我,不管我承认不承认。

 

J再开口的时候,我正跟一个鸡翅[……]

Read more

继续阅读

追风筝的人

虽然我大学的专业名称里面有“文学”两个字,可自己却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文学青年,这点,我比谁都清楚,所以,当有的同学打算靠爬格子糊口的时候,我佩服,自己可一点类似的勇气都没有,我知道,靠这个,我活不下去。我了解很多人可以凭此活得很好,写得很好的人,写得垃圾的人,都有。我不行,我清楚自己没有能力像写得很好的人那样写得好,而对那些写得垃圾或者我偏颇地以为写得垃圾的人又不屑一顾。其实,写垃圾也是件不简单的事[……]

Read more

继续阅读

宝马机车

上个月国展汽车展开幕,传说很多人去看,而且很多人这么传说。

 

我也挺喜欢车的,如果腰包够鼓,希望可以开着自己的车,感受一下ON THE ROAD,可是:一、囊中羞涩;二、即使买得起车也要考虑清楚养车的代价;三、即使没有精神考虑前两者,也要想想北京的交通。

 

大概两个多月前吧,记不清了,在朝阳公园看到很多汽车厂家举行小型的展览,大部分是市面上的普通款,本来想拍些照片,无奈大多数画面里都挤[……]

Read more

继续阅读

银行跨行查询收费,和哪个国家接轨你绝对想不到(ZT)

 

以下内容转贴自猫扑网,不代表本人观点。
    

(原文内容未作任何修改,为方便阅读,仅对文章格式进行了调整。) 
    

今天,听到在看电视上专家对备受关注的ATM跨行查询收费的讨论,才知道,美国绝大多数的银行根本不存在什么所谓的跨行查询收费。
    

美国的绝大多数银行是股份制银行,这种自己突然规定跨行查询收费的只有在垄断银行才会发生。专家说,如果国外只要有一个银行实行了跨[……]

Read more

继续阅读

达芬奇密码并不能打败耶稣(ZT)

看过电影《达芬奇密码》后,在网上搜索到下面一篇文章,予以转载。

  

以下内容转贴自博客——脊椎力学平衡训练体系,并不代表本人观点。

  

电影《达芬奇密码》的故事里最有意思的一句话:

 

昨天他还是人,今天竟然被称为神了……

 

当耶稣被称为神,而不再是人的时候,所有能证明耶稣是个普通人的证据都成了要被消灭的对象。

 

其实,事情的真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游戏规则——–一个人想要变成神,[……]

Read more

继续阅读

他们的首尔,我的汉城

一线地铁王府井站通往东方广场的地下通道悬挂几张韩国首都Seoul宣传旅游的招贴,手绘的版本,看上去还是很清爽的,遗憾的是,清爽的背景用红色的字标着Seoul(首尔),这个名字触碰了我那脆弱的眼角膜。

汉城改名的闹剧尽管已经过去一年有余,有些话仍是不吐不快。

汉城改名“首尔” 背后深刻的民族及文化原因——转贴自Tom网

1月19日,韩国汉城市市长李明博举行记者招待会,宣布把汉城市的中文[……]

Read more

继续阅读

天生胆小

小的时候是死也不愿承认自己胆小的,就害怕被人说成是胆小鬼。那个时候,离开城区不远有片荒地,被挖得沟沟壑壑的,为了证明自己胆子够大,和小伙伴争着从土崖跳下,跳之前还要张牙舞爪咋唬一番,无非是要明确告诉别人:我不怕。结果直到现在,做梦还经常出现这样的画面:从高处跳下,很高,我下坠下坠,怎么也到不了地面……

 

等长大一些,自己也觉得类似的英勇壮举无聊,别人不在乎你是否胆小,自己也不在乎是否被叫做“胆小[……]

Read more

继续阅读

不放弃

一条剖面六、七百公里,从帕米尔高原沿叶尔羌河直到阿拉尔,中间要经过英吉沙、岳普湖、麦盖提、巴楚、阿瓦提,还要穿过大大小小数不清的建设兵团团场。

 

开始去的时候,岳普湖刚刚地震,搞得大家心惊肉跳。

 

团场沿叶尔羌河排开,南边就是塔克拉玛干沙漠,因为有了这条河,沙漠边缘才有了绿意,人们开荒种粮、种棉花。

 

晚秋了,是采摘棉花的季节,有的棉田采收不及,只好看白花花的棉花挂在干枯的棉铃上[……]

Read more

继续阅读

超越自我?不如超越“活该”

http://shianing.blogbus.com/files/1149175431.jpg

 
越来越多的人去西北探险,从我无意间看到的报道来说,大多是有组织的行为。不论是哪个团体组织的,出来点小事总是会招来人鼓噪一通的。上海某俱乐部组织驾车去罗布泊,冠名当然还是“探险”、“超越自我”,其中二人“迷路魔鬼城”,“情况危急”。在我看来,有几点需要澄清:

1、所谓“魔鬼城”,只是雅丹地貌,在盛行的季风作用下,西北雅丹多被吹成有一定规律的垄状,两侧形同城堡,中间是较平缓的通道。有车开,哪怕[……]

Read more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