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史提夫·金

  这里的再见是“FAREWELL”,而不是“SEE AGAIN”。   题目并不是一定应景故意重复,这篇日志其实是春节期间写的,夹在笔记本里面早就忘了,之所以又找出来,实在是因为有提到的必要。我是这样,有冲动的时候,坐在键盘前面噼里啪啦打出老长,也不清楚有没有意义;若是没有欲望,敲打一个字的力气都没有。   想起金先生是因为昨天的一部电影的恐怖画面吓到了我,猛然令我记起了Stephen King这个名字,我坚持在这篇日志的题目中使用“史提夫”而不是“斯蒂芬”,只是因为“史提夫”这个译法让我想起了港片中如何称呼周星驰,这个国产的“Stephen”比较喜兴一点,起码可以中和一下金先生给我带来的阴森。看过金先生的小说,再看一下金先生的面容,慨叹有人真是为了某种事物而生,如果长成金先生这样的不去写恐怖小说,那才是人类恐怖史的巨大遗憾。   一种恐怖是一眼看去便觉可怕,另外一种是:初看无知无觉,等脑袋里面思维在翻滚,再看那事物,才倍觉恐怖。   或者换个说法:恐怖的最高境界,是令到你自己吓死自己。   我痛恨出其不意惨绝人寰使用恐怖画面吓人的人,无论出于何种目的。   春节回家,思量会有很多时...

好好自杀

上周六晚约好和朋友J一起吃饭,一见面,J就问,你看我是不是又痩很多?他一直在健身,效果不错,减了不少脂肪,这次变得更加痩。   我开始有点担心了,对他说:“不要再减了,男人要有点肉才好!”   他说:“我最近心情不好……”   我没有再问,大家都快要变成老男人了,总不会像毛头小伙一样没有心事,那个貌似纯真的年代早就不属于我,不管我承认不承认。   J再开口的时候,我正跟一个鸡翅较劲,生猛程度大概不逊《无穷动》中的“鸡爪女”,他说,幽幽缓缓地:   “我,现在理解,为什么,有些人要……”   片刻停顿,不超过一秒,几乎同时,我们两个脱口:“自杀!”   脱口之前,我应该没有思考,因为不记得有脑电波的活动,那个时刻,我专注的是鸡翅膀上两根细小骨头之间的一丝肉。   我该说点什么了,放弃对那丝肉的努力,我说:“我可以理解。但是我不能接受!”一字一顿。   他说他也是。   很好,事情应该还没有到我需要紧张的地步。而且,类似的想法,我自己不见得比他想得次数少。   某些个恍惚的时刻,我的脑袋里面可能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如果我的不存在不会给任何人带来任何的影响,我会否选择让自己从来都没有在这...

追风筝的人

虽然我大学的专业名称里面有“文学”两个字,可自己却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文学青年,这点,我比谁都清楚,所以,当有的同学打算靠爬格子糊口的时候,我佩服,自己可一点类似的勇气都没有,我知道,靠这个,我活不下去。我了解很多人可以凭此活得很好,写得很好的人,写得垃圾的人,都有。我不行,我清楚自己没有能力像写得很好的人那样写得好,而对那些写得垃圾或者我偏颇地以为写得垃圾的人又不屑一顾。其实,写垃圾也是件不简单的事情,换作我自己,不一定能够胜任,我瞎清高个什么劲儿?!   大学课本里面倒是有很多名著的节选,遗憾又遗憾,我可以略带惭愧地说,其中没有一个我看完整本书,哪怕是中文版。当然,这并不表示我以此来传达对所谓名著的轻视,以我之资力与感悟,如若大言不惭如此叫嚣,实在是令自己都有掐死自己的愤怒。之所以没有看,是因为没有看下去的冲动,是的,一种可能最原始的欲望。一度自我疑惑,我是感情的动物,冲动的动物,还是物质的动物?   希望会是物质的动物,因为偶尔交谈的朋友对我说,如果你是物质的动物,就容易为物质灵活转变,生活可能会简单一些,至少不会情啊爱的那么复杂。   我说:我有自己的原则。   他说:活得很累的人...

宝马机车

    上个月国展汽车展开幕,传说很多人去看,而且很多人这么传说。   我也挺喜欢车的,如果腰包够鼓,希望可以开着自己的车,感受一下ON THE ROAD,可是:一、囊中羞涩;二、即使买得起车也要考虑清楚养车的代价;三、即使没有精神考虑前两者,也要想想北京的交通。   大概两个多月前吧,记不清了,在朝阳公园看到很多汽车厂家举行小型的展览,大部分是市面上的普通款,本来想拍些照片,无奈大多数画面里都挤满了友人们的大腚。   宝马机车也有展示,区域被围了起来,其中几款真是眼馋啊。   不过,我从来没骑过摩托车,我想,大概、或许、约略不会开吧。    

银行跨行查询收费,和哪个国家接轨你绝对想不到(ZT)

  以下内容转贴自猫扑网,不代表本人观点。      (原文内容未作任何修改,为方便阅读,仅对文章格式进行了调整。)       今天,听到在看电视上专家对备受关注的ATM跨行查询收费的讨论,才知道,美国绝大多数的银行根本不存在什么所谓的跨行查询收费。      美国的绝大多数银行是股份制银行,这种自己突然规定跨行查询收费的只有在垄断银行才会发生。专家说,如果国外只要有一个银行实行了跨行查询收费,中国就会以和国际接轨为理由,采用这种方式。然后他们查阅了很多资料发现,我们周围这些国家,只有唯一一个巴基斯坦是跨行查询收费的。看到这里我彻底晕了,原来中国几家银行跨行查询收费的所谓和国际接轨,居然是和巴基斯坦接轨啊。      go-vern-ment制定政策的2大法宝: 有些决策者在制定政策的时候,手里有两套法宝,一套是“中国国情”,一套是“与国际接轨”,当制定不利于人民的政策时,如房改,要求大家自己掏钱购买商品房,就说是和“国际接轨”,理由是,人家外国都是自己买房子,没有福利分房的说法,但与此同时,他们却恰恰忽略了人家外国土地私有这个关键因素,中国人并不拥有土地的所有...

达芬奇密码并不能打败耶稣(ZT)

看过电影《达芬奇密码》后,在网上搜索到下面一篇文章,予以转载。    以下内容转贴自博客——脊椎力学平衡训练体系,并不代表本人观点。    电影《达芬奇密码》的故事里最有意思的一句话:   昨天他还是人,今天竟然被称为神了……   当耶稣被称为神,而不再是人的时候,所有能证明耶稣是个普通人的证据都成了要被消灭的对象。   其实,事情的真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游戏规则--------一个人想要变成神,只需满足两个条件:   1、消除掉那些显而易见的能够证明他是普通人的证据。   2、提供一个足够复杂的可更新的知识体系来误导研究者   为了满足第一条,就必须让这个被包装者与受众隔绝,用一个屏障把他跟所有人隔绝起来。郭富城是不能跟歌迷在一个马桶里同时小便的。虽然他小时候可能有过很多次类似的经历……   这样所有人都是不知情者,那么就没有什么发言权了。如果你是个“不知情”的人,那么判断对方是神还是人就无从下手。   这第二条的目的就是要制造从不知情到知情的难度,让一个人穷毕生精力,也不敢说掌握了足够的知识和内情,那么就没有人能成为真正的知情者,这样就完成了一个坚固的防御体系,可以面对任何攻击而无...

他们的首尔,我的汉城

一线地铁王府井站通往东方广场的地下通道悬挂几张韩国首都Seoul宣传旅游的招贴,手绘的版本,看上去还是很清爽的,遗憾的是,清爽的背景用红色的字标着Seoul(首尔),这个名字触碰了我那脆弱的眼角膜。   汉城改名的闹剧尽管已经过去一年有余,有些话仍是不吐不快。     汉城改名“首尔” 背后深刻的民族及文化原因——转贴自Tom网   1月19日,韩国汉城市市长李明博举行记者招待会,宣布把汉城市的中文名称改为“首尔”,“汉城”一词不再使用。李明博解释说,绝大多数国家都将“Seoul”按照与英文标记相似的发音来称呼,随着韩中两国的往来与交流日益频繁,“汉城”名称造成的混乱越来越多。   汉城市经过一年多的意见征求,确定用新的中文名称“首尔”取代“汉城”。   韩国为何改称本国首都“汉城”的中文名字?韩国汉城市市长李明博等韩国官方人员的解释比较牵强。因为即使改换了“汉城”汉语的名称为“首尔”,也存在着翻译上及使用习惯上的混乱问题。况且,汉语中的外国地名也不都是以发音为根据翻译的,如英国的牛津、剑桥等并非完全是音译,美国的盐湖城(Salt Lake City)、阿肯色州的小石城(Littl...

天生胆小

小的时候是死也不愿承认自己胆小的,就害怕被人说成是胆小鬼。那个时候,离开城区不远有片荒地,被挖得沟沟壑壑的,为了证明自己胆子够大,和小伙伴争着从土崖跳下,跳之前还要张牙舞爪咋唬一番,无非是要明确告诉别人:我不怕。结果直到现在,做梦还经常出现这样的画面:从高处跳下,很高,我下坠下坠,怎么也到不了地面……   等长大一些,自己也觉得类似的英勇壮举无聊,别人不在乎你是否胆小,自己也不在乎是否被叫做“胆小鬼”。即使有人胆敢如此称呼我,也会不甘示弱回他:放屁精!我的小脑袋中,被人唤作“放屁精”远比“胆小鬼”要丢脸的多。   再长大,始终搞不懂,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看恐怖电影,血淋淋凶残的画面多么让人恶心。就算不属于恐怖片,出现凶杀、血腥、残害之类的画面,我也是要闭眼睛的,倘若不是在公众场合,怕是连耳朵也要捂起来。   实在没有办法,就像本能反应。荧幕上某人被砍了右手无名指,我的左手便会不由自主去抓自己右手的无名指,抓得紧紧的,生怕飞了,当然,同时心灵也在遭受蹂躏。要是画面上有人被砍了后背、捅了肚子,自己身体的相应位置便要难受,就像受到伤害的是我一样。   另外,我怕蛇,怕老鼠,怕大部分爬行动物,怕...

不放弃

一条剖面六、七百公里,从帕米尔高原沿叶尔羌河直到阿拉尔,中间要经过英吉沙、岳普湖、麦盖提、巴楚、阿瓦提,还要穿过大大小小数不清的建设兵团团场。   开始去的时候,岳普湖刚刚地震,搞得大家心惊肉跳。   团场沿叶尔羌河排开,南边就是塔克拉玛干沙漠,因为有了这条河,沙漠边缘才有了绿意,人们开荒种粮、种棉花。   晚秋了,是采摘棉花的季节,有的棉田采收不及,只好看白花花的棉花挂在干枯的棉铃上。   新疆的秋天已经很凉,尤其到了晚上,寒气逼人。我常常独自作主,偷摘身边的棉花塞进单鞋里冒充棉鞋,过一晚就掏出来扔在了地头。不知道那若干团棉花是否被捡起、脱籽、打包、纺纱、织造,变成衬衫或者内衣的一部分,穿在某位兄台的身上。   即便真是这样,织物绝对不会有味道,我保证。   一路上会碰到很多监狱,之所以会设在沙漠边缘,大概是考虑受地形所限,逃犯只能选沙漠之外的方向逃跑,无形中增加了防止脱逃的系数。   监狱大多四四方方,灰泥抹的墙上安着高高的铁丝网,四角有背着步枪的哨兵来回踱步。即使这样森严,听说也常有人逃跑,不过鲜有成功者。   据说,有人曾经藏身卡车底盘,成功脱逃,难以想象,一个人要在车行驶的...

超越自我?不如超越“活该”

  越来越多的人去西北探险,从我无意间看到的报道来说,大多是有组织的行为。不论是哪个团体组织的,出来点小事总是会招来人鼓噪一通的。上海某俱乐部组织驾车去罗布泊,冠名当然还是“探险”、“超越自我”,其中二人“迷路魔鬼城”,“情况危急”。在我看来,有几点需要澄清: 1、所谓“魔鬼城”,只是雅丹地貌,在盛行的季风作用下,西北雅丹多被吹成有一定规律的垄状,两侧形同城堡,中间是较平缓的通道。有车开,哪怕迷路,顺通道总可以出得来,死不了人。 2、车上有GPS接收机,只需要确定航线,总不该丢了方向。哪怕因为绕行而偏离航线,只要在后面航程尽量返回,是不会迷路的。现在的GPS接收机是越来越“傻瓜”了,除非已经被“傻瓜化”到没有什么实际功能,否则,在有方向的情况下还要迷路,只能是活该。 3、 “魔鬼城”只是属于罗布泊地区,而且都快“地区”到敦煌了,活动名称一定要加上“罗布泊”三字,看来这三个字的魅力始终不小。 同开车族比起来,徒步探险者更有资格冠以“超越自我”。最好是在探险过程中身陷险境,死过一把再回来,或许才会清楚,活着是多么值得珍惜! 忍不住多嘴提个建议。 千百号人横行罗布泊,那里已经不...
第 10 页,共 11 页« 最新...789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