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Archive for

我曾深爱过的人啊现在是什么模样?

牙龈又肿了,很肿。不过一夜,连整个脸部三角区似乎都肿了起来。除了胀痛和头部莫名其妙的不适,有个好处,法令纹一夜之间浅了很多。   大约去年的这个时间,牙龈也肿过一次,伴随难以忍受的疼痛,让我终于相信牙疼的厉害。一年之后,深夜,我躺在床上,迷糊中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要烧起来。意识模糊中,我想起去年牙肿起来的时候。   周末,天很晴,因为外面刮着风。我躺在飘窗的窗台上,豆豆坐在我身边透过玻璃看下面。我看楼宇中间割开的蓝色天空,看蓝天上被扯碎的白云……去年的这个时间,我在哪里,又和谁在一起,做着什么事情,听着什么歌曲?……   11月的时候,我看到有人话痨一样在微薄叨叨:11度青春电影之老男孩……只有80后懂的青春,90后根本不懂……这人绝对是个话痨,实际上,所有热衷混迹微薄的人都是话痨,至少有成为话痨的潜在能力。没有人能够静下来把一整段话说完,总是喜欢把话语肢解之后赶快发出去。   我在看这个电影的时候,本以为故事是被安排在70年代出生的背景。看里面两位男主角,年纪应该30多了。更加不明白,怎么好像故事发生在70后熟悉的环境,却已经被怀念青春的人们排挤出了能够懂得电影里面青春的年代以外。或者...

倔强地活着

面对这个国家每日各种令人泄气的消息,我还能够憋屈着倔强地活着,至少在我看来,这算个成就——如果我实在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拿来说说。一旦成就的标准变成活下去都算数,那现世每个活着的人都算小有所成了。无论是浑浑噩噩还是冥顽不灵,不管是苟且偷生还是食古不化,没人注意你生活的是否有意义,只在意你是否有玛尼。   上周末是个稍微不一般的日子,据说,这样的日子自从1935年以来这是第二次,很有纪念意义。为庆祝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互联网上面某些网站“被”和谐以示庆祝。一般人大概也不会注意到,因为一般人获得相关信息的途径已经被封地死死。我一直觉得,如果有一个猪国,那么猪国王肯定会很高兴。国民就只是知道吃了睡、睡了吃,偶尔能够找个同类配一下种,世界就绝对和谐了。这样的一个猪国,才是完美的容易管理的国家。如果这个国家的国王有思维能力确实要如此这般治理国家,至少,国王比下面的猪聪明,可能即将进化那么一下下。   拿猪做比喻真是很不厚道,其实人家不脏的时候还是很可爱的。   我记得之前写过:在这里,一切皆有可能。这本来是句广告词,恍恍惚惚我都怀疑,打出这句话的公司头头深谙这个国家的处世之道。本来以为绝对没有可能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