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我曾深爱过的人啊现在是什么模样?

牙龈又肿了,很肿。不过一夜,连整个脸部三角区似乎都肿了起来。除了胀痛和头部莫名其妙的不适,有个好处,法令纹一夜之间浅了很多。 

大约去年的这个时间,牙龈也肿过一次,伴随难以忍受的疼痛,让我终于相信牙疼的厉害。一年之后,深夜,我躺在床上,迷糊中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要烧起来。意识模糊中,我想起去年牙肿起来的时候。 

周末,天很晴,因为外面刮着风。我躺在飘窗的窗台上,豆豆坐在我身边透过玻璃看下面。我看[……]

Read more

继续阅读

倔强地活着

面对这个国家每日各种令人泄气的消息,我还能够憋屈着倔强地活着,至少在我看来,这算个成就——如果我实在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拿来说说。一旦成就的标准变成活下去都算数,那现世每个活着的人都算小有所成了。无论是浑浑噩噩还是冥顽不灵,不管是苟且偷生还是食古不化,没人注意你生活的是否有意义,只在意你是否有玛尼。 

上周末是个稍微不一般的日子,据说,这样的日子自从1935年以来这是第二次,很有纪念意义。为庆祝这样[……]

Read more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