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中国“癌症村”揭示经济快速增长的黑色一面

标题:China‘s ‘cancer villages’ reveal dark side of economic boom
作者:Jonathan Watts
日期:Monday 7 June 2010

 

郑谷梅(音译)开始只以为自己是得了感冒,后来,医生叫她到屋外等候,单独和他的儿子谈话,这时,她才隐约觉得自己的病并不是感冒那么简单。她今年47岁了,擦去眼角的泪水,茫然看着远方,她说道:“我知道我得的肯定是大病,现在就在治疗中,你看,我头发都掉光了。”说着,她摘掉帽子,露出因化疗而掉光头发的头皮。

郑谷梅住在兴隆村,这是云南省的一个小农村,村子紧挨着一个工业园区。她和村里人都认为环境污染是导致人们身患癌症的元凶。她说:“村里污染太严重了,好多人都病了。”

 近些年来这样的事情在中国屡见不鲜,飞速发展的经济是用全民的身体健康作为代价的。 

自去年开始,冶炼厂周边已经出现大量的铅中毒报告。研究表明,从事废旧电子产品回收的村庄持续暴露在镉、水银以及溴化阻燃剂的污染中。在中国的其他地方也有质疑致癌物质污染水源以及食物链的抗议。 

中国自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癌症就成为导致国民死亡的最大疾病,其后,癌症病例持续增长。在2007年,每5个死亡者中就有一位是因为癌症而离世,癌症死亡率自从改革开放到现在的30几年中已经增加了80% 

中国官方一直强调本国在清除环境污染方面相较其他国家在经济发展的同一污染阶段要迅速的多,不过,很多污染企业只是搬迁到了偏远贫穷且环境保护法规落实不到位的乡村。 

根据世界银行所进行的一项调查,中国农民因肺癌死亡的概率是世界平均死亡率的4倍,而死于胃癌的概率则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倍。中国国内媒体也常常有所谓“癌症村”的报道,这些村庄紧邻污染企业,村民癌症高发。 

目前尚未有相关的流行病学研究能够证实“癌症村”现象的合理性,不过,大量相关的报道充分说明了民众对污染问题日益忧虑。记者邓飞(音译)去年发布一张Google地图,上面标出了超过100个“癌症村”的位置,这张地图被广泛传阅,最近的报告称“癌症村”的数目可能已经超过了400个。 

大部分癌症村位于东部较富裕的沿海地区,这些地区也是中国最先从事自海外涌入的污染产业的地区。其后,伴随产业链升级以及监管力度的加强,有迹象显示污染带和癌症带正移向内陆地区,这些地区的人对癌症的危险尚未有清晰的认识,或者,过于贫穷的生活使得他们无法抛弃污染产业。 

位于云南东北部干旱乡下的兴隆村民担心不久自己的村庄就会变成另外一个癌症村,村子的旁边就是陆良县西桥工业园区。从园区飘来阵阵刺鼻的恶臭,当地人觉得这园区中的那些污染企业就是导致很多人身患肿瘤的罪魁祸首。 

崔小良(音译)说自打村里小河的水变了颜色,他的父亲和阿姨就死于癌症。他指着银河造纸厂排出的恐怖红色污水,又指着稍远处和平化工厂排放的黄色污水,说随着环境污染加剧,人们的身体健康状况恶化。他还说:“以前没有这些厂子的时候,人们哪会得癌症啊,其他奇奇怪怪的病也没听说谁得过。可如今,每年都有很多人患癌症,特别是肺癌和肝癌。我阿姨不抽烟不喝酒的,她绝对是因为污染才得的癌。” 

村卫生所的张建友(音译)医生注意到兴隆村3000多名村民中的癌症患病率确实有所提高,他觉得这肯定跟污染有关系。他说道:“我在这个村子已经待了43年,过去,癌症发病率很少,但是最近这些年,癌症发病率很高,单去年就有5个新的癌症患者。”他还提到村民曾经游行抗议,但后来都被地方政府给压下来了,原因就是那些化工厂对地方财政有贡献。 

卫报在兴隆村所访问的每个人都有认识的人死于癌症,他们抱怨化工厂排放有毒物质到邻近的南盘江,从而污染了当地的水源。农民们说当地人只能继续用被污染的水喂给牲畜喝或者灌溉农田。

另外,环境污染可能已经影响到了人们的食物链。王清娣(音译)就住在化工厂旁边,靠种桃树为生。他说自己种的桃子也被有毒的空气和水污染,不过,她也没有办法,只能依旧把被污染的桃子拿到市场上卖掉,这是她唯一的经济来源。她说:“只要风刮向我家桃园的方向,桃树上就落上厚厚一层灰尘,大量的果子变黑掉到地上。我们自己种的米也不敢吃,污染太严重了,我都是拉到街上卖掉。” 

该县的环保部门称一直在监控整个工业园区的情况,特别是龙海化工、云南陆良和平化工有限公司以及银河纸业3家工厂。不过,环保监察员缺少权利与资源对违反环保条款的企业课以处罚。陆良环保局的宋斌(音译)说:“环保工作就像警察抓小偷,也不容易啊。有的企业偷排偷放,有的呢,在电力短缺的时候就关停环保设备,还有的企业,就趁晚上我们环保部门不检查的时候把环保设备关了。”不过,他对涉及当地居民身体健康的话题非常谨慎,他说道:“很难说癌症和工厂之间有必然的联系,你看,厂子里面上班的工人癌症患病率并不高啊。很多人建议聘请专家进行一次系统的研究,不过,就是因为资金和一些其他方面的问题,这个事情到现在都没有进行。” 

卫报请相关方面提供有关工厂排放和水质的数据,依据政府信息透明化法规,这些数据是可以提供给公众的,但有关官员坚称他们的检测数据仅供内部参考。 

银河纸业方面拒绝作出任何评论,而云南陆良和平化工有限公司方面则称污染问题要追究工厂的上一个所有者,是那时候的污染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该公司的海外销售经理徐糖糖(瞎译)说:“哎呀,村儿里那些癌症的病例可跟我们公司丁点关系都没有的。污染状况是近10年来日积月累的,可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解决的。不过啊,我们公司每年都投入资金解决污染问题,未来3-5年内,我相信,污染问题就会得到解决的。上一家设在这里的工厂对当地居民一点责任感都没有,我们可不会这样。另外,因为别人造成的问题而责怪我们是没有道理的。”

这个工厂的新主人来自富庶的沿海省份浙江,他已投入资金更新设备,希望可以优化产品,生产更清洁的高效饲料营养添加剂,不过,在这个公司网站的产品列表里面仍然可以找到重铬酸钠,这是一种强致癌物质。 

密苏里中央大学的 Lee Liu在其最近的一项研究中指出,目前严重的污染问题,其根源就是政府过重的强调城市化,从而牺牲了农村的环境。加上众多的NGO组织以及记者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导致情势更加的复杂。他还说:“中国近几十年来所出现的癌症区数量比之前全世界的总量还要多。” 

兴隆村是否也被归为癌症村,这点还需要经过全面的考察,但是,不断出现的癌症病例以及日益严峻的污染问题使得当地村民忧心忡忡,觉得这个村子肯定就是另外一个癌症村。 

对于郑谷梅来说,她所患的乳腺癌不仅威胁到自己生命,还给他的女儿带来了经济负担。两个疗程的化疗她家就借了2万元外债,为了治病估计还需要再借8万元,而未来对她来说究竟会是个什么样子,她只是茫然。她说到:“我姐夫(妹夫)也得了癌症,早死了。我想跟那些排放污染的工厂说,就因为你们,整个兴隆村病了。”在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的小女儿一旁怯生生地拉着她的衣角。


文章版权归KemNow.com所有,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KemNow

本文链接地址: http://kemnow.com/2010/06/26/china-cancer-villages-reveal-dark-side-of-economic-bo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