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捕鲸禁令面临威胁

标题:Whaling Moratorium Under Threat
日期:April 19, 2010
作者:Patti Forkan
来源:www.hsus.org

 

1982723日,国际捕鲸委员会(IWC)发布商业捕鲸禁令,1986年通过《全球禁止捕鲸公约》。这个公约的通过虽然只是短暂的胜利,却是人类环境保护活动中意义最为重大的一次胜利。尽管日本、挪威、冰岛等国家狼狈为奸、蓄谋已久,试图废除这个公约,庆幸的是,奸诈小人的阴谋没有得逞,公约权威得以维护,同时,成千上万头鲸鱼得以幸免,能够继续生活在地球上。为了这些鲸鱼,也为了我们人类自己,《全球禁止捕鲸公约》绝对不容许任何人践踏。

 保护鲸鱼运动的历史

二战后成立的国际捕鲸委员会,其宗旨和任务是维护鲸鱼数量,确保捕鲸业的有序发展。然而,某些坚持捕鲸的国家却肆意屠杀地球上仅存的鲸鱼种群。这些国家根本没有捕杀限额的概念,之前,国际上也没有制定过任何的限额。这些国家对本国科学家发出的警告置之不理,每年都有成千上万头鲸鱼被杀害。1959年到1962年之间毫无节制的捕杀使110,563头鲸鱼丧命,其中蓝鲸种群几近灭绝。 

全球性拯救鲸鱼的行动开始于1970年的世界地球日那一天,当时人们已经意识到无节制的滥捕滥杀严重威胁到鲸鱼以及其他海洋生物的生存。1972年,美国国会通过了《海洋哺乳动物保护法》。同年在斯德哥尔摩举行的联合国人类环境大会作出决议,呼吁禁止10年商业捕鲸活动。保护鲸鱼的运动很快得到大众的声援,在有关的集会上,发言人质问:如果连鲸鱼都救不了,那人类还能救得了谁?这个10年商业捕鲸禁令成为之后活动的行动纲领。 

1973年的时候,观察员在国际捕鲸委员会的会议中很难对通过的捕鲸配额(当年的配额超过4万头)有任何影响,日本和前苏联捕鲸者要求捕杀更多的小须鲸(鲸鱼的一种,体型相对小一些)。捕鲸业的信条就是用尽可能少的时间,捕杀尽可能多的鲸鱼,赚取尽可能多的钞票。等某种鲸鱼灭绝了,再换另外一种来捕杀。当时小须鲸正是被捕杀的主要目标,原因就是因为他们体型小,捕杀起来相对于大型鲸鱼更容易。 

获得支持,取得胜利 

截至1974年,美国的大型动物权益与环境保护组织几乎全部加入了“保护鲸鱼”运动,这些组织完全支持连续10年禁止商业捕鲸的禁令,1974年的IWC会议上有人提出抵制日本和前苏联的产品,美国政府也在会议上依据禁止商业捕鲸禁令呼吁削减捕杀鲸鱼的配额。 

1972年至1982年的10年间,捕鲸配额先是降到了2万头,之后这一数字继续下降到1万头。这一成果的实现需要坚忍、毅力,也需要不断的政治施压。最好的结果就是,禁止商业捕鲸的禁令可以永远生效且不会自动废止。这一禁令成功通过25年以来,IWC的会议争吵不断,其中甚至有过非常激烈的辩论,所幸禁令得以保全,鲸鱼和人类都从中受益良多。 

捕鲸禁令面临威胁 

为何美国政府要试图破坏得之不易的胜利?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当年我们为捕鲸禁令的通过欢呼雀跃的时候,没有人会想到到了2010年还在为保护鲸鱼而奔走,人们普遍认为捕鲸业终将消失。不幸的是,掺杂种族习俗以及不断膨胀的民族主义思潮,捕鲸业至今仍然存在。自从捕鲸禁令的通过,支持捕鲸的国家与反对捕鲸的国家都在试图拉拢其它国家加入各自的阵营以便击垮对方。日本就一直使用卑劣的外交金援手段获得他国支持。IWC当初只有15个成员国,现如今,成员国数量增加到88个。对峙的两大阵营互相制约,谁也不能战胜对方。不过,这样的局势对于鲸鱼保护来说未必就是坏事。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如果没有当初捕鲸禁令的通过,时至今日,海洋早就没有具有任何商业价值的鲸鱼资源。有识之士在危急的关头救了小须鲸,不过,当前蓝鲸的种群数量仍然大大低于原本的数字。尽管如此,我们仍然不得不承认,大多数鲸鱼种群得以保护。 

“保护鲸鱼”运动中的参与者们希望IWC关注当前的迫切议题,例如全球变暖对鲸鱼种群的影响。而捕鲸者却认为IWC只能行使设定捕鲸限额的职责,其他事情,这些捕鲸者希望IWC不要参与。当前,针对鲸鱼的议题已经有所进展。日本自行设定捕鲸限额,冰岛和挪威的捕鲸限额相较于捕鲸禁令实施前要少很多。商业捕鲸禁令是控制捕鲸数量唯一有效的途径,同时,也可以阻止其他国家重新开始捕杀鲸鱼。 

当前动议的潜在灾难性 

有部分国家已经对目前的僵局感到厌烦,近年来,针对捕鲸问题的外交斡旋也在展开。IWC最新的草案是在秘密的状态草拟,从本质上说,这只是一个绥靖计划。至今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捕鲸者会真正放弃屠杀鲸鱼的立场,相反,事实揭示的完全是另外一种情况。这个草案只是为了打破目前的僵局,根本就不是要禁止捕杀鲸鱼。倘若该草案得以实施,必偿捕鲸者所愿,那就是——继续捕杀鲸鱼。而草案对于鲸鱼们来说,一无是处。 

如果捕鲸禁令如曝光的草案所言会被取消,捕鲸者势必会找遍世界去屠杀鲸鱼,直至最后一头鲸鱼被鱼叉刺死。我们不能允许奥巴马政府在这个旨在照顾捕鲸者利益的草案上面继续耗费资源。如果草案实行,那么捕鲸者就会被IWC允许猎杀鲸鱼,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只被自己的无赖国家许可。他们会继续猎杀本就身处日益恶化的自然环境中艰难求生的鲸鱼;他们会继续跑到鲸鱼保护区大肆屠杀;他们会依照一个毫无科学依据的捕鲸限额数字继续猎杀鲸鱼;他们会依照草案继续屠杀鲸鱼10年时间。奥巴马政府单单是坐下来同3个无赖国家就草案进行讨论就已经是很值得羞愧的事情。这些人在会议中起身表决,放弃维护鲸鱼物种应有的权利或者作出让步,无耻啊!真的,我们可以在这件事情上做得更好,而且,我们一定要做得更好。 

扪心自问,如果连鲸鱼也救不了,我们还能救得了谁?


文章版权归KemNow.com所有,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KemNow

本文链接地址: http://kemnow.com/2010/05/04/whaling-moratorium-under-thre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