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05月Archive for

5月27日阴有雨

下雨了。 清冷,寂寥。无人的街,无声的夜。 雨点打在发梢,悄然,无声无息。 冰冷的泪寂寞地滑落。 模糊的眼睛里,霓虹变幻纷乱的光斑。 管不了别人,顾不得自己。 失去的还能回来吗?曾经永远的有多远? 痛苦总会有,希望总会在。 只要你清楚,他是那个ANGEL。 Angel by 陶喆 [audio:http://jtcl.tom.com/files/Background/20060607113055395.mp3] Angel Angel 镜子中 看见一张陌生的脸 那眼神 如此黯淡 笑一笑 只牵动苦涩的嘴角 我的寂寞谁知道 像条船在海上飘 北斗星也看不到 谁能够扬起了帆 远远离开这黑潮 Angel Angel 盼望你在我身边 Angel Angel 请你 紧紧抓住我的手 有时候 我想不会有人了解 心里面 藏着的痛 我害怕 用真心面对这世界 只好越来越沉默 一个人(一个人) 在人海漂 说话的人找不到 谁给我温柔(拥抱我) 拥抱 当我感觉心快要碎了 Angel Angel 盼望你在我身边 Angel Angel 是否 听见...

转载:15种孤独,你属于哪种?

谈笑风声,原来自己很孤单…… 十五种孤单,你属于哪一种?   (一)   我微笑着,冷漠地看着身边的每个人,那是一种歇斯底里的微笑,两种极端的交点。 我已忘了怎样去哭。 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我面无表情地靠着冰冷的墙壁,汲取着手中热茶的唯一一点热量。 看着嬉笑的人群,依旧微笑,我的悲伤没人发觉。   (二)   血不断从手上的伤口中涌出来,我忘了痛,任新鲜的血液一滴滴地坠落在地板上。 突然,我发现自己的血不是鲜红色的,它的颜色与寂寞相同。 我已忘了寂寞的颜色。 打开门,我闻到了冬天的气息,而我的心却无法冬眠,在寒风中,赤裸的心灵被撕裂,痛到麻木,失去了感觉。   (三)   我与寂寞同一国度,这或许是宿命。 黑暗里我点起一支蜡烛,昏黄的火焰轻轻地跳动着,那是寂静的心跳。 蜡烛然尽,黑暗吞噬了我,没有反抗,没有挣扎。 我早已习惯了漆黑一片。 独自走在深夜无人的街,我的世界仍然只有我自己,寒冷和无奈悄悄地蔓延,我与痛苦为伍。   (四)   沸腾的白开水不停地冒着热气,我呆呆地看着它,思绪一点一点地飞离我的身体。 我在想什么? 我还能做什么? 不断地问着自己,没有回答。 我已经习惯了质疑自己。...

是否记得童孔

可能很少人知道这个名字,童孔。这个名字,不属于这个时代。就像我那凄惶、茫然、压抑、无助的青春,封进土里。   在我的这个特别的人生时刻,回想当年,每当我身处一个看不清未来说不清现在的阶段,总有某些歌围绕身边。平日不会记起,只有情绪达到临界,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轰然充满全身。甚至,可以闻到当初的味道……   10年以前,我坐在一顶绿色的行军帐篷里面,从帐篷的缝隙往外看,硕大的乌鸦在戈壁滩上跳来跳去……那个鬼地方,乌鸦竟然比鹅都大只。那时,我忧郁,不知道未来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心里有冲动,却被恫吓,压抑、无助、徘徊。常常像一个幽灵,晚上,在荒漠那白得凄惨的月光下面,一个人逡巡,穿梭在同样寂寞、无助、压抑、悲惨的戈壁沟壑之间。   四周没有任何声音。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还有,鞋底碾碎沙粒的哀嚎……   那时,只要在帐篷里面,笔记本电脑永远传出的是张惠妹的声音。之后若干年,我在有意无意避开听到这个声音。大概,害怕那声音,会让我记起当初的痛苦与挣扎。   时间再回溯几年,那个时候,我的青春期刚刚开始。懵懂中有渴望,茫然中有恐惧。我不会明说,明说了,你也可能不明白。一个幼稚的少年,天真的愿望,残酷的现...

捕鲸禁令面临威胁

标题:Whaling Moratorium Under Threat 日期:April 19, 2010 作者:Patti Forkan 来源:www.hsus.org   1982年7月23日,国际捕鲸委员会(IWC)发布商业捕鲸禁令,1986年通过《全球禁止捕鲸公约》。这个公约的通过虽然只是短暂的胜利,却是人类环境保护活动中意义最为重大的一次胜利。尽管日本、挪威、冰岛等国家狼狈为奸、蓄谋已久,试图废除这个公约,庆幸的是,奸诈小人的阴谋没有得逞,公约权威得以维护,同时,成千上万头鲸鱼得以幸免,能够继续生活在地球上。为了这些鲸鱼,也为了我们人类自己,《全球禁止捕鲸公约》绝对不容许任何人践踏。   “保护鲸鱼”运动的历史   二战后成立的国际捕鲸委员会,其宗旨和任务是维护鲸鱼数量,确保捕鲸业的有序发展。然而,某些坚持捕鲸的国家却肆意屠杀地球上仅存的鲸鱼种群。这些国家根本没有捕杀限额的概念,之前,国际上也没有制定过任何的限额。这些国家对本国科学家发出的警告置之不理,每年都有成千上万头鲸鱼被杀害。1959年到1962年之间毫无节制的捕杀使110,563头鲸鱼丧命,其中蓝鲸种群几近灭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