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2010上海世博——世界上最贵的一个趴

标题:Shanghai 2010 Expo is set to be the world’s most expensive party
作者:Tania Branigan
日期:Wednesday 21 April 2010 23.04 BST

 

2010上海世博总花费大概450亿美元,在6个月的时间里,预计将有7千万参观者。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庞大、最昂贵的一场聚会,同时,也可能是最为怪异的。建筑物被盖成了兔子或者苹果的形状,哥本哈根的女仆也来参加表演,还有用小提琴拉奏小夜曲的机器人。 

你可能都不了解2010上海世博是个什么东西,恐怕也不会去参观。但是从51日开始,预计约有7千万人来参观这个耗资巨大的活动。全中国上下大肆宣传,而中国以外的世界似乎不以为然。中国的总理还形容世博是一个“百年梦想”。(08北京奥运不是“百年梦想”吗?梦想真不少啊,以后可以考虑“二百年梦想”这个词) 

上海早就开始了一场全城大美化,耗资估计450亿美元,超过了当初北京在开奥运会之前整治城市所投入的资金数额。数周之内,上海有3条新建地铁线路投入运营,此外另有一个新的机场投入使用。上海外滩也经过了全面整修,单这一个地方的整修花费就超过了7亿美元。 

中国近些年来就像是一个狂热的工地,建筑速度一向惊人,但上海世博会相关设施建设的速度还是令人为之惊叹。上海同济大学的城市规划专家潘海啸认为,如果没有世博会,上海大概需要3倍的时间才能有现在这样的变化。 

现在仍然有大批的工人正在加班加点铺整人行道、种树铺草皮,还有人在上海全城四处安置公共艺术实施。而在占地5.28平方公里、横跨黄浦江两岸的世博园区,更多的工人在拼命赶工建造动辄造价不菲的场馆。 

1851年,第一届世界博览会在英国的伦敦开幕,在160天里有630万人次参观。1889年的巴黎世博会给巴黎留下了一座埃菲尔铁塔,也吸引了成百上千万的美国人来巴黎参观。2010年上海世博是迄今为止规模最为庞大的一届世博会,也试图重现往日世博会辉煌的场景。 

《世界博览会百科全书》的作者John Findling教授说:“当年的世博会无论在哪个地方开都会是那一年的娱乐头条,那个时候还没有电视、主题公园或者互联网,世博会就像现在的奥运会一样影响重大。参观者想看到来自奇异国度的人,也想看最新的科技发明以及艺术作品。当时,可没有什么其他的娱乐项目能跟世博会相提并论的。” 

近些年的世博会很少能给公众留下什么印象,比如日本的爱知世博会就是如此。国际展览局(相当于展览界的奥林匹克委员会)的秘书长Vicente Gonzalez Loscertales说道:“世博会是为世界各国提供一个探讨国际社会所共同面临的议题的平台。” 

但是,恐怕很少人相信192个国家投入令人咋舌的资金真是为了来讨论今年世博会的主题——城市。 

通亚公司的发行与销售总监Paul French说:“古代臣子要向国王进贡,现在已经是21世纪了,发条钟表以及铜管乐器那些都成老古董了。外国企业要想在中国有所受益,当下就需要大兴土木建造楼阁,不然就赞助什么事情,再不然就直接捐款。” 

对于东道主来说,世博会恐怕事关重大。新西兰Canterbury大学的政治学家Anne-Marie Brady把世博会看成是上海发展的促进剂,同时,援引她的原话,“是一场用以分散公众关注焦点的运动”。她还说:“喧嚣的周遭环境目的是让中国人对自己的国家以及国家的发展抱有正面的感受,从而避免民众关注其他负面的议题,比如失业问题、生活支出的增加、政府官员的腐败与不胜任、医疗保险问题和飞速飚升的房价。当今的中国,任何事情都是深有政治意味的。” 

上海人中也有对世博会满心期待的,本周有20万人参加了世博园区的试运行,完全不顾当天下着雨,天气阴冷潮湿,而这些人只能透过大概3米高的铁丝围栏远远看一下中国馆。 

77岁的王兴华(音译)说:“我们等了150年了,世博会总算在中国举行了。现在,我们有两个大事情了,一个是奥运会,另外一个就是世博会。我感觉太高兴了,看到世界各地的人都来参观,我感觉太自豪了,这代表我们中国在世界上站起来了。” 

然而,世博园里面并不总是和谐一片,就在王兴华和他妻子走后不久,一些粗壮的便衣就驱赶走了十几个吆喝纪念照的小贩。本周二官方媒体报道称,从上海警方了解到,本月3号到14号开展的“平安世博四号”整治行动,共抓获盗窃、寻衅滋事、赌博、拉客招嫖和兜售淫秽物品等违法人员六千多人。 

警方正逐步加大控管力度,实施了一些新的安保措施,例如世博园区周边禁止放风筝,附近两省禁止航模飞行。有点夸张的是,超市被要求停止销售刀具。 

有人士警告说,就像奥运会时的情况一样,恐怕会出现针对异议人士、社会活动家以及上访者的打压行动。之前,18000所民房被夷为平地,就是为了世博园的兴建挪出地方。中国人啊那个权啊网称已经收到6件因为与世博会关联的事件而被劳动改造的案例,此外,还有其他一些被拘留、审问以及骚扰的报告。 

60岁的黄姓小贩卖的是小玩具,他是到上海打工的外地人,他说:“世博会跟我一丁点关系也没有,钱都被大公司和贪官们赚走了,我们小老百姓一点好处也捞不到,还不让我在街上卖东西,我可没钱去看世博会。”尽管有上海户口以及持有上海居住证的居民可以免费领取世博会门票1张,然而,世博会的门票价格高达160元,而去年城市居民可支配收入仅有17175元。 

47岁的宋蜜(音译)卖的是甘蔗,她随时警惕,担心有人来抄走她的摊子。虽然如此提心吊胆讨生活,她说:“我数着日子等世博会开幕,我想去看看,这是我一生中发生的最大一件事。”


文章版权归KemNow.com所有,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KemNow

本文链接地址: http://kemnow.com/2010/04/26/expo-2010-most-expensive-pa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