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皮特ž培森——最后的武士

标题:Captain Peter Bethune – The Last Samurai!
日期:Sunday, April 04, 2010
作者Paul Watson

 

现在,皮特ž培森(Peter Bethune)船长就像战俘一样被关押在日本,他就是最后的武士。 

为何称他为战俘呢? 

因为他的船被日本捕鲸船第二昭南丸号蓄意撞毁,断为两截,最终沉没在了南太平洋。现在的情况是撞毁海洋守护者协会船只的第二昭南丸号船长至今未被问询,这一事实戳穿了日本人所说的第二昭南丸号所从事的是民间活动的谎言。如果肇事的第二昭南丸号如某些人所言确属民用船只,那么,该船的船长恐怕老早就被问讯、调查,甚至被课以重罪。即使造成Ady Gil(阿迪ž吉尔)号沉没的冲撞实属意外,肇事船的船长也早应被问询,这是众所周知的民用海事处理原则。只有军事人员能够免于被政府质询,恐怕,Ady Gil 被撞沉的事件正是此种情形。 

一艘船造成灾难性的冲撞却不被质询,这种情况在国际海事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因为第二昭南丸号是一艘在日本注册的船只,对 Ady Gil 事件的质询本该由日本方面安排。同时,因为冲撞发生在澳大利亚专属经济区,澳大利亚当局也该对事件进行调查。新西兰政府已经调查了几个月却毫无进展,全是因为日本方面采取不合作的态度故意拖延。事实上,也只有新西兰政府试图对肇事日本船的船长进行问询。Ady Gil 号注册地就是新西兰,其船长 Pete Bethune 是新西兰人,而船员则包括新西兰、澳大利亚和荷兰人。 

说这整起事件内藏玄机还真不是在故弄玄虚,实际上,这中间充斥着腐败以及滥用职权的行径。 

新西兰政府行事懦弱,不能维护 Bethune 船长身为新西兰公民的权利,作为回应,Bethune 自己登上第二昭南丸号,直面该船船长,何其之勇。在暗暗深夜中,他驾驶水上摩托艇试图登上正以15节航速航行的捕鲸船,失足落入冰冷的南极海水中,被同伴救起,不顾安危再次尝试。他穿过尖钉与防护网,最终成功登上了第二昭南丸号。Bethune 在第二昭南丸号上悄悄待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直到日出,他才平静地敲了敲驾驶室的门,去面见撞沉自己船的那艘船的船长。 

Bethune 是新西兰英雄,他保卫鲸鱼不被捕杀,维护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人的立场。可是,他自己祖国的当今政府却弃他不顾,只知道不停对着日本帝国主义磕头。 

Bethune 船长并不是以嫌犯的身份被带回日本的,他在那艘恶毒撞沉自己船的捕鲸船上被当成了俘虏。当第二昭南丸号驶回日本的时候,在港口受到激进的日本右翼军国主义分子狂热的欢迎。场景如此激进,就好像这些日本“愤青”欢迎的是当年穿过科科达山道①Kokoda Trail)要去占领莫尔茨比港的日本侵略军,又仿佛是1942年在东京街头为日本法西斯呐喊欢呼。 

自从太平洋战争以来,这是首次被撞沉船只的船员被带回日本,也是第一次一个澳新军团②的士兵(Bethune 船长是澳新军团的退伍老兵)要面对军国侵略分子的仇视,那些日本人把他看成是战俘,千真万确。

Bethune 船长被控未经许可擅自彬彬有礼地敲开第二昭南丸号驾驶室的门同船长讲话。他还被控攻击捕鲸船员,可实际情况是那些捕鲸船员向我们的队员喷射胡椒喷雾,没有想到,喷雾被大风吹回去,喷到他们自己的脸上,这些情形都被专业摄像机如实记录了下来。他也被控妨害商业活动,控告他的人大概忘记了,那些所谓的商业活动依照国际保护区法规的规定本身就是非法的。控告者也忘了,即使允许捕杀鲸鱼,也只能用于研究用途而并非商业活动。除此之外,他还被控在日本捕鲸船的防护网上用小刀割了一个口子以便登船,而就是这艘戒备森严的捕鲸船,撞沉了我们价值3百万美元的船只,这帐究竟又该怎么算? 

奇怪的是,加之于他身上的控告是基于一个隐晦的法令——《废刀令》③1865年,明治天皇颁布这项法令剥夺了武士带刀的权利。显然在强大的日本人看来,Bethune 船长的那把用来割开防护网的小刀好长好长哦,长到在日本就算是把大刀了。 

用当初明治天皇废止武士传统的法令来控告Bethune 船长,那么,日本人确实把他当成了武士。

如果你知悉“武士”二字含义为何,你会清楚,Bethune 船长被称为武士实至名归。 

Peter Bethune 船长无私地保卫生活在南冰洋鲸鱼保护区的濒危鲸鱼,这是无可置疑的事实。 

日本当局妄想杀鸡儆猴,试图用Peter Bethune船长来恐吓海洋守护者协会,妄想我们在下一个捕鲸季不再骚扰日本人的捕鲸恶行。这是痴心妄想,每一名加入海洋守护者协会的成员都有无比坚定的信念,甘冒生命危险拯救鲸鱼。同失去生命的风险相比,可能被囚禁在日本的风险几乎不值得一提。 

Peter Bethune 船长完全了解登上第二昭南丸号的潜在风险,面对危险,他坚持去作自己认为是对的事情,对可能的牢狱之灾以及高压审问毫不畏惧。 

海洋守护者协会将尽可能协助 Bethune 船长进行法律抗辩,同时,在其被关押期间,我们也会帮助他的家人。我们不会向无法无天的猎鲸者屈服。 

目前我们在整合资源、筹措资金,准备12月份重返南冰洋海域。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志愿在下个捕鲸季登上日本捕鲸船,为了保护鲸鱼,他们甘愿被俘、甘愿牺牲自由甚至生命。 

那些日本人对 Peter Bethune 船长所作的恶行必将激励更多热爱地球、热爱海洋和鲸鱼的热血人士行动起来。

日本捕鲸者、政客以及媒体,还有澳大利亚、新西兰某些懦弱的政客难以理解的是,我和我的船员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器,那就是——热忱。


注释:  

1- 科科达山道:二战中,日本人做梦都想占领澳大利亚,1942年初几个月,日本就基本占领了东南亚各国和太平洋上的一些岛屿,紧接着他们就在4月兵发新几内亚争夺莫尔兹比港。巴布亚新几内亚位于日本和澳大利亚之间,是打开澳大利亚的大门。日本确实是在很努力地争取“一鼓作气”地拿下澳大利亚。次月珊瑚海海战爆发,无奈双方打成平手,日本砸开澳大利亚大门的行动受挫。5 月中旬,日第 17 集团军主力经科科达山道(Kokoda trail)向莫尔兹比港进军,这是条崎岖难行的道路。日军一路上大肆屠杀当地居民,和侵华日军的表现一样令人发指。在 8 13 日的一次这类事件中,佐世保镇守府第 5 海军特别陆战队将布纳(Buna)村落里的所有人,包括妇女,儿童,老人集中在村前逐一枪杀或斩首。当杀到最后一名 16 岁的女孩时,这些日军士兵并没有痛快的枪杀她,而是用军刀狠狠的砍刺她,最后将她丢在地上,让她在痛苦的挣扎和呼叫中咽下最后一口气。 

2- 澳新军团: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军团,缩写澳新军团(英文:Australian and New Zealand Army Corps,缩写ANZAC)是一支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加里波利之战(以失败告终)、中东和西部战线的联军。其后ANZAC逐渐演变为泛指所有参加过战争的澳新军人。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当年联军在加里波利登陆的日期,425日被定为法定假日:澳新军团日(英文:ANZAC Day) 

3- 废刀令:在日本明治9年(1876年)328日颁布。全名为《大禮服竝ニ軍人警察官吏等制服著用ノ外帶刀禁止》,即是带刀禁止之政令。内容为除了穿大礼服者,军人、警察外,其他人士禁止带刀。在文明开化的风潮下,明治3年(1870年)禁止庶民带刀;明治5年(1872年),更实行“散发脱刀令”;1876年,随着征兵制的实施,更加强制实行废刀;但却引来部分士族的抗拒,结果发生了士族的叛乱。原文所述时间疑有误。


文章版权归KemNow.com所有,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KemNow

本文链接地址: http://kemnow.com/2010/04/07/peter-bethune-samurai/

4 thoughts to “皮特ž培森——最后的武士”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