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可耻的变态

在这个网站发布一些有关Sea Shepherd的文章,起因是在Discovery探索频道看到介绍这个组织的纪录片,片名好像叫做 Whale Wars,有人翻译为《援鲸战役》。 

Sea Shepherd,也就是“海洋守护协会”,在南极海域坚持阻挠日本船只捕杀鲸鱼,期间发生了很多激烈冲突。日本人打着科学研究的旗号大肆猎杀鲸鱼,事实上,被捕获的鲸鱼后来都会出现在日本人的餐桌上。更可笑的是,日本人在捕鲸船上都会喷涂“科学研究”的字样。

我很佩服海洋守护协会,他们所作的事情,大概不是普通人能够撑得下去的。一个民间的非政府组织,对抗一个野蛮的国家,局面听上去就很艰困。 

除了猎杀鲸鱼,日本人竟然还残忍捕杀海豚。以前还看过一个纪录片,名字不记得了,大概描述的是日本人有多么喜欢海豚。某一个小镇,到处都有海豚的图片、海豚造型的雕像甚至轮船。片子里面的人都好亲切哟,我还心想:那些可爱的抚摸海豚的日本小孩长大一定会变成大帅哥、大美女。我就纳闷了,这样有爱心的一个民族,当初怎么会发动血腥的战争呢?肯定是中邪了、着魔了、鬼上身了……

美国西部时间37日,第82届奥斯卡金像奖把最佳纪录长片奖颁给了Louie Psihoyos路易西霍尤斯)的The Cove《海豚湾》,这是一部记录日本人残忍猎杀海豚的影片,据说很多镜头都是偷拍来的。网上有这部片子的视频,我没有看完,实际上,我连片头都没有看完——看不下去。有一个镜头是,黑白剪影,已经被屠杀、身体已经变得僵硬的海豚被重重丢在地上,看起来,几乎都是海豚幼崽。地上全是尸体,一个人形,高举尺寸巨大的斧头,狠命要砍下去,仿佛要砍的只是一段木头…… 

我慌忙关了网页,已经胸口难受,憋得几乎喘不上气,那个高举斧头的形象,在我看,就是一个恶魔。 

无论是猎杀鲸鱼还是海豚,日本人的解释都是:传统。孩子,这可不是一个万能的借口,可能以前是,现在已经兜不住了。就像俺们公仆们常用的“国际惯例”,用多了,就是鬼扯。“传统”本来只是传统,并没有因为之前发生过,就凭空多了合理性。俺们村,清朝以前还流行三妻四妾呢,如果传统就必须维持,现在像我这种大龄未婚青年,可能要进猪笼了。时间再往回追溯,话说某朝某代以前,日本传统是每年都要给俺们村进贡的,无论金银珠宝,俊男美女。这个传统怎么没有发扬精神坚持下去? 

传统的不见得就是可以接受的,如果日本人觉得残杀海豚或者鲸鱼是理所应当,至少该有人站出来告诉他们:你们的这些行为是错误的、可耻的、变态的。 

你可以说我伪善,因为我本身就是肉食动物。可是,当我面对海豚的眼神,高举的斧头砍不下去。至少,我伪善的以为:我是个人;不用骄傲的证明:我是魔鬼。 

必须承认,日本有很多值得尊重的东西,哪怕日本人曾经或者正在作的某些事情多么令人愤慨,仍然不能无视这个民族良好的方面。不过,就算我对日本或者日本民族欣赏得五体投地,也丝毫不能打消我莫名其妙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坚信日本人几乎就是地球上最变态民族的念头。因为,我时不时疑问,到底内心是如何变态的一个种族,才会喜欢把人喂成肥猪,然后看两个人肉球在土台子上滚来滚去?要命的是,这种肥猪滚动的游戏竟然是一个国家的“国技”。 

这论调听起来貌似要一棍子打死一群狗(我发誓,我是爱狗的,爱善良的狗,比如我家的那只,这里的说法,只是比喻),如果一棍子下去可以有那么大的威力,那会是根多么大的棍子呢!憧憬…… 

还有,我在前面用在日本身上的“变态”二字确实是咬着牙根在说的。不用解释,你也知道,这“变态”不是夸奖,不代表我偏执的认为凡是被冠以“变态”的就是邪恶的。当大部分人用右手拿筷子吃饭,你用左手,小的时候,可能就要被责骂;上了中学,如果你身为男生坚持蹲着撒尿,小心被同学嘲笑;大爷“上下五千年”说话了,要你必须传宗接代,你不从,变态;在一个一夫一妻制的国家,你要娶两个老婆,变态;如果《新闻联播》主持人唱着歌儿告诉你全国亚克西,你偏站出来发布不和谐论调,变态;如果你敢在朝鲜使用手机,变态…… 

你说是偏见也好,事实上,我倒觉得很多人难免对特定的事物有某种刻板的看法。你比如流行的说法,什么法国人浪漫,意大利人热情,德国人古板……。前几天还读到一个人的游记,碰巧这些国家他都去了,说这些看法全是假的。这种观点源于哪里,我没有空搭理,对也好,错也好。比如这位旅游达人游历到了法国,你确定你凑巧碰到的那个或者那几个不浪漫的法国人可以代表全部的“法国人”?如果你真是准备好了要迎接一下法国人的浪漫,倒霉,还是埋怨自己运道不好吧。 

就算我认定了某个国家就是变态,也不会妨碍我和那个国家的人作朋友,只要前提是,那个朋友自己不变态。实际上,我看到的大部分中国人,无论自身多么粗鄙,还是愿意热情对待任何国家的人。我也说不清为什么,大概是因为,我们更喜欢忘记那些不愉快的过去,或者,我们更不想记住苦难。哪怕你做过多么凶残的事情,也有可能获得谅解。我们只是无法原谅,你对自己的过错没有悔意。 

如果我对日本的看法是偏见,你可以不理睬,因为我就是一俗人,最爱吃的就是宫保鸡丁。如果你觉得很多人对你们日本的看法是偏见,回家去,去找你们天皇诉苦,怪也要怪自己人不争气。就像我,如果被别国人嫌弃,说中国人没有公德、公共场所大声喧哗,就算不高兴,我忍。我自己不要讨人厌就好,还能怎么样?人家讲的也是事实,既然是事实,也不好堵别人的嘴。至多回一句:不是所有的人都那样!然后低头希望“不那样”的人超过半数。 

人类大概是最富有屠杀想象力的物种,除了自杀、互相杀,还有可能杀任何有生命的东西。人类茹毛饮血的时代,为了生存,不得不杀;现在,生存已经不是问题,问题是如何容忍其他物种共同生存。日本人在屠杀鲸鱼、海豚,地球的另外一侧,加拿大人在屠杀海豹。 

我在网络搜索有关日本捕杀海豚或者鲸鱼的内容,打开了一个叫做The Humane Society的网站,里面有内容介绍加拿大人凶残猎杀海豹。页面有张图片,我没有办法忘记。一只刚刚要褪去白毛的小海豹,张着迷茫的大眼睛,它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活下去。看着小海豹无辜的眼神,我不明白怎么会有人下得去手,而且是用最野蛮的棍棒。 

加拿大政府规定,禁止猎杀皮毛仍为白色、出生不满12天的小海豹。等小海豹褪去白毛,迎接它们的就是恐怖的世界。文章开头的那张图片上,小海豹即将光荣的进入可以被杀害的行列。它不会说话,可能也没有特别的思想,至少,应该和人类思考的方式不一样。我只能以一个偶尔变态、大部分正常的普通人的方式去理解那种眼神——如果我是那只海豹,我还不想死。起码,我不想被人当头一棒,爆头。那样,很丑。 

我知道我的影响有限,至少我想作一些事情,让人们知道这些丑恶、变态的事实。如果那些贱人不知道自己作的事情是错的,有人要告诉他们。 

如果看过这些事实,你跟我一样愤怒,就算卑微如我,也可以贡献力量。至少,请不要购买任何鲸鱼、海豚或者海豹制品。 

有的时候,你不去作鼓励罪恶的事情,就是作了最好的事情。


文章版权归KemNow.com所有,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KemNow

本文链接地址: http://kemnow.com/2010/03/13/shame-devil/

One thought to “可耻的变态”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