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捕鲸还是护鲸?要政治还是要结果?

标题:Politics Vs Results in the Whale Wars

日期:Monday, February 22, 2010

作者:Captain Paul Watson

来源:http://www.seashepherd.org/news-and-media/editorial-100222-2.html

当有人问我Sea Shepherd Conservation Society(海洋守护者协会)为何要在南冰洋鲸鱼保护区干扰日本捕鲸船的作业,回答只有一句:因为除了我们,没有人在作这件事情。答案就是这么简单。 

日本捕鲸船就是偷猎者,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事实,他们在南冰洋鲸鱼保护区内盗猎本该受到保护的濒危鲸鱼。如果乌拉圭人捕捞巴塔哥尼亚或者南极齿鱼(智利石斑鱼,也叫智利鲈鱼),澳大利亚政府会对他实施逮捕。然而,日本人残杀受保护的濒危鲸鱼却得不到应有的惩处。 

如果《南极条约》的签署国和IWC(国际捕鲸委员会)能够承担起自己应负的责任并确保法规的实施,我们乐观其成。不过,作为一个非政府组织,《联合国自然宪章》赋予我们权利来依据相关条款对违反国际保护法规的行为进行干涉。

澳大利亚首相Kevin Rudd(陆克文)说,除非日本停止在南冰洋鲸鱼保护区的捕鲸行为,否则就会把日本送上国际法庭。可问题是:就算有个法庭裁决,日本人也不会遵守。新西兰声称支持把日本送上法庭,前提是外交途径没有办法解决问题,这种说法简直白目到好笑。我们都知道,23年来日本在捕鲸的问题上一直我行我素,外交途径从来没有任何进展。在日本人眼里,外交途径就是让他们能够继续从事残忍的猎杀鲸鱼的肮脏商业活动的万能钥匙。 

新西兰外交部长Murray McCully马瑞·麦卡利)跟记者说:“谈判正在进行当中,我们现在作的就是前任政府所致力于的事情,那就是努力依靠外交途径以期达到一个合情合理的结果——期望最好,争取最好。”可实际上,我觉得他所说的“合情合理的结果”本身就只是一个传说。  

Geoffrey Palmer爵士是上一届新西兰政府派往国际捕鲸委员会的专员,McCullyPalmer被任命为IWC支援团的主席,他还说:“支援团当前正在进行意义重大的谈判,相信在未来几周就会有结果。” 

IWC(国际捕鲸委员会)内部进行的谈判已经哩哩啦啦进行了23年之久,到今天都没有任何有意义的进展,那帮家伙唯一能达成的协议,就是确定下次到哪个风光秀丽的地方去继续进行谈判。

McCully还声称若能达成外交解决方案,会拯救更多的鲸鱼。他说:“外交途径才是解决问题最迅速的方式,要是闹到国际法庭,针锋相对,整个诉讼过程可能要拖个好几年。”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他把23年徒劳无功的外交谈判看成是解决问题最迅速的方式,我倒是糊涂了,大哥们说得到底是啥子?难道这谈判就是让日本人在世界其他地方残杀更多的鲸鱼,以换取这帮孙子(注:这个词我自己加的)能在南冰洋海域少杀点? 

McCully声称那种指控政府较之于捕鲸议题更关心同日本的贸易的说法是毫无根据的,他的终极目标只是希望问题获得最快速的解决。McCully的说法纯粹是政客的官腔。众所周知,日本的所谓用于研究用途的捕鲸活动实际上就是不折不扣的商业行为,说白了,就是为了钱。另外,新西兰当局担心捕鲸议题会损害同日本的贸易关系,也是为了钱。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McCully还发言谴责Sea Shepherd投掷“臭弹”和阻止捕鲸的行为,声称这些是“暴力”。不过,McCully在充当道德高尚者对Sea Shepherd指手画脚的时候,忘了顺便谴责日本捕鲸船撞沉Sea ShepherdAdy Gil号、撞损Bob Barker号的野蛮行径。 

绝大多数的新西兰人和澳大利亚人反对对鲸鱼的残忍捕杀,今年早些时候,McCully却声称新西兰人Peter Bethune正面对抗猎杀鲸鱼的行为而被日本捕鲸船扣押纯属咎由自取,你们不觉得McCully先生说的这些话就好像是日本外相该说的吗?Peter Bethune船长是一个无畏的新西兰人,他冒着生命危险对抗日本非法捕鲸行为,面对被扣押的危险毫不畏惧。然而,我们的这些尊贵的政客们担心招致日本商界不满,只想着怎么安抚高贵的日本人,完全置自己国民的权益于不顾。 

海洋守护者协会找到了制止日本非法捕鲸的关键,很简单,关键就是经济利益。阻止他们猎杀鲸鱼,他们没有捕获量,商业行为就会亏损。最近5年以来被拯救的鲸鱼都是因为Sea Shepherd的“直接行动”才得以继续生存,今年,这种针对捕鲸的干扰行为无疑会变得更加有效。 

鲸鱼之所以能够自由的生活在地球上,就是因为Sea Shepherd以及来自全球的支持者的努力,其中包括澳大利亚与新西兰人民的支持。因为Sea Shepherd,捕鲸业近5年来受到重创。我们的行动都是根据法律的规定而进行的,获得了实实在在的成果,这中间没有任何人受伤。 

新西兰和澳大利亚政府在长达23年的外交谈判中没有救到一头鲸鱼。 

绿色和平组织只会高挂标语,或者写个针对鲸鱼被残忍捕杀的报告,他们没有救到一头鲸鱼。 

海洋守护者协会在2005/2006年间采取的行动使鲸鱼的捕杀数量减少了84头,在2006/2007年减少了500多头(数量减少一部分是因为日新丸号船体遭遇火灾,这跟海洋守护者协会可没有半点关系),在2007/2008年减少了400头,在2008/2009年减少了380头,在2009/2010Sea Shepherd有信心使捕鲸数量再减少一半。 

Sea Shepherd招致各种批评,引发激烈争论,但事实是,Sea Shepherd所采取的方式被证明是减少南冰洋鲸鱼保护区捕鲸数量最行之有效的措施。 


文章版权归KemNow.com所有,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KemNow

本文链接地址: http://kemnow.com/2010/02/25/politics-vs-results-whale-w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