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追风筝的人

虽然我大学的专业名称里面有“文学”两个字,可自己却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文学青年,这点,我比谁都清楚,所以,当有的同学打算靠爬格子糊口的时候,我佩服,自己可一点类似的勇气都没有,我知道,靠这个,我活不下去。我了解很多人可以凭此活得很好,写得很好的人,写得垃圾的人,都有。我不行,我清楚自己没有能力像写得很好的人那样写得好,而对那些写得垃圾或者我偏颇地以为写得垃圾的人又不屑一顾。其实,写垃圾也是件不简单的事情,换作我自己,不一定能够胜任,我瞎清高个什么劲儿?!

大学课本里面倒是有很多名著的节选,遗憾又遗憾,我可以略带惭愧地说,其中没有一个我看完整本书,哪怕是中文版。当然,这并不表示我以此来传达对所谓名著的轻视,以我之资力与感悟,如若大言不惭如此叫嚣,实在是令自己都有掐死自己的愤怒。之所以没有看,是因为没有看下去的冲动,是的,一种可能最原始的欲望。一度自我疑惑,我是感情的动物,冲动的动物,还是物质的动物?

希望会是物质的动物,因为偶尔交谈的朋友对我说,如果你是物质的动物,就容易为物质灵活转变,生活可能会简单一些,至少不会情啊爱的那么复杂。

我说:我有自己的原则。

他说:活得很累的人,最后拿来抵挡的一句话就是——我有自己的原则。

我知道我洒脱不起来,至少在他的眼里。

还是转回来说书的话题吧,如果任由自己话头信马由缰,说不定又会跑到哪里。可能我的想法就是和别人不太一样,同学极力推荐的名书,我一般不屑一顾。记得上大学的时候有个课程——影视赏析,代课的老师绝对可以称得上花,你想想,像我这样对女性美没有星点概念的家伙都认为她很美,班上其他男生早就在深夜无意识的呓语中把那个名字唤了千遍万遍了。老师的名字中有个“霞”,情窦大开的男生们的谈话中,经常会爆发这样的感叹:“哦!我的朝霞……啊!我的晚霞!……

掉落一地鸡皮疙瘩,一地啊,真的鸡皮。

某日,朝霞老师一上课就宣布:我们今天来欣赏我最喜欢的一部作品——Pride and Prejudice,下课后请写一篇观感。

既然朝霞都明白表示了自己的好恶,为了赢得她的好感,那帮嘴唇上刚开始长毛的家伙交上去的东西都写了什么,不看我也知道,恐怕只差填上一句:霞,你是我的女神……之类的。当然,这部作品肯定有可取的地方,否则不会流传到现在,只是,我不大喜欢。我记得在作业里面写:我不清楚为什么一个作家唯一关注的是如何精心描写一帮女人求偶的细节,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书里的人物似乎一生里面唯一关心的是如何利用手段嫁给一个男人,如果活着就是为了这个,有点悲哀……其它话我记不清了。

发作业那天,朝霞一手拿着某页纸,在头顶摇晃,说:“有位同学有不同观点,对此,我不予评价……”

最近有些时间,觉得该慢下来捧本书看,在书店的货架上看到了《追风筝的人》,据说最近比较流行,流不流行我才不会管,之所以后来买下它,一是因为里面提到阿富汗——一个我不了解的地方,一是因为封面上红色的云彩,最重要的是因为印在书后面的一句话:

他知道我看到了小巷里面的一切,知道我站在那儿,袖手旁观。他明知我背叛了他,然而还是再次救了我,也许是最后一次,那一刻我爱上了他,爱他胜过爱任何人,我只想告诉他们,我就是草丛里面的毒蛇,湖底的鬼怪。

这段话在书的103页,故事的梗概在网络上一搜就有很多,我就不赘述了。我唯一想说的是,我靠在床头看完了整本,同时,多次娘娘腔一样流泪,特别是每当读到这样一句:

为你,千千万万遍……

没有任何附加地,心甘情愿地……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我正处在情绪不稳定期,才会如此失态,当然,失态也是在自己隐秘的小空间里,不会有人看到。

不过,我并没有感觉这个中译本非常完美,觉得译者过于要求自己忠实原句,仅仅是自己的一点感觉,有机会的话,还是找到原书看一下。


文章版权归KemNow.com所有,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KemNow

本文链接地址: http://kemnow.com/2009/06/03/kite-ru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