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没了霞公府

本来是想写写现在偶尔来住的那个大杂院里面的芳邻,想起当初刚刚搬过来时的情形,在这之前,老哥住在王府井,当然是“附近”,而且还是附近的胡同里,北京饭店的后面,并非那条已经没有什么特色的步行街。

北京饭店后面就是霞公府街,从王府井大街通到南河沿大街,那附近有名字的胡同还有大甜水井、大纱帽、小纱帽胡同。小纱帽是条南北的胡同,向北曲里拐弯连上大纱帽,南面同霞公府街接着,以前三岔路口有家同盛祥泡馍馆,[……]

Read more

继续阅读

再见,史提夫·金

这里的再见是“FAREWELL”,而不是“SEE AGAIN”。

 

题目并不是一定应景故意重复,这篇日志其实是春节期间写的,夹在笔记本里面早就忘了,之所以又找出来,实在是因为有提到的必要。我是这样,有冲动的时候,坐在键盘前面噼里啪啦打出老长,也不清楚有没有意义;若是没有欲望,敲打一个字的力气都没有。

 

想起金先生是因为昨天的一部电影的恐怖画面吓到了我,猛然令我记起了Stephen Ki[……]

Read more

继续阅读

好好自杀

上周六晚约好和朋友J一起吃饭,一见面,J就问,你看我是不是又痩很多?他一直在健身,效果不错,减了不少脂肪,这次变得更加痩。

 

我开始有点担心了,对他说:“不要再减了,男人要有点肉才好!”

 

他说:“我最近心情不好……”

 

我没有再问,大家都快要变成老男人了,总不会像毛头小伙一样没有心事,那个貌似纯真的年代早就不属于我,不管我承认不承认。

 

J再开口的时候,我正跟一个鸡翅[……]

Read more

继续阅读

追风筝的人

虽然我大学的专业名称里面有“文学”两个字,可自己却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文学青年,这点,我比谁都清楚,所以,当有的同学打算靠爬格子糊口的时候,我佩服,自己可一点类似的勇气都没有,我知道,靠这个,我活不下去。我了解很多人可以凭此活得很好,写得很好的人,写得垃圾的人,都有。我不行,我清楚自己没有能力像写得很好的人那样写得好,而对那些写得垃圾或者我偏颇地以为写得垃圾的人又不屑一顾。其实,写垃圾也是件不简单的事[……]

Read more

继续阅读

宝马机车

上个月国展汽车展开幕,传说很多人去看,而且很多人这么传说。

 

我也挺喜欢车的,如果腰包够鼓,希望可以开着自己的车,感受一下ON THE ROAD,可是:一、囊中羞涩;二、即使买得起车也要考虑清楚养车的代价;三、即使没有精神考虑前两者,也要想想北京的交通。

 

大概两个多月前吧,记不清了,在朝阳公园看到很多汽车厂家举行小型的展览,大部分是市面上的普通款,本来想拍些照片,无奈大多数画面里都挤[……]

Read more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