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6月Archive for

没了霞公府

本来是想写写现在偶尔来住的那个大杂院里面的芳邻,想起当初刚刚搬过来时的情形,在这之前,老哥住在王府井,当然是“附近”,而且还是附近的胡同里,北京饭店的后面,并非那条已经没有什么特色的步行街。 北京饭店后面就是霞公府街,从王府井大街通到南河沿大街,那附近有名字的胡同还有大甜水井、大纱帽、小纱帽胡同。小纱帽是条南北的胡同,向北曲里拐弯连上大纱帽,南面同霞公府街接着,以前三岔路口有家同盛祥泡馍馆,独栋的一座楼,好像有4层吧,听说店堂里面装修有点受前面北京饭店的影响,富丽堂皇的。我从最开始走在这条街上侧目透过玻璃橱窗看里面喧闹的光影就纳闷,羊肉泡馍在西北是很大众化的东西呀,被弄到这样阔气的一个房子里面,吃起来还有没有西北爽快的感觉?尽管总从门前过,从来没有进去过,宁肯多走两步到东方新天地里面吃被人痛斥为完全没有品位的家常套餐。我喜欢Megabite里面的那家档口,食物真算不上精致,口味也只能将就,我是喜欢他们把几种菜式放在一只大大的盘子上,花花绿绿的很热闹。 泡馍馆的西边就是霞公府13号院,院子里面有在那一带我最喜欢的一栋小楼,红墙灰瓦,据说原为袁世凯的一处行宫,后为段祺瑞邮政...

再见,史提夫·金

  这里的再见是“FAREWELL”,而不是“SEE AGAIN”。   题目并不是一定应景故意重复,这篇日志其实是春节期间写的,夹在笔记本里面早就忘了,之所以又找出来,实在是因为有提到的必要。我是这样,有冲动的时候,坐在键盘前面噼里啪啦打出老长,也不清楚有没有意义;若是没有欲望,敲打一个字的力气都没有。   想起金先生是因为昨天的一部电影的恐怖画面吓到了我,猛然令我记起了Stephen King这个名字,我坚持在这篇日志的题目中使用“史提夫”而不是“斯蒂芬”,只是因为“史提夫”这个译法让我想起了港片中如何称呼周星驰,这个国产的“Stephen”比较喜兴一点,起码可以中和一下金先生给我带来的阴森。看过金先生的小说,再看一下金先生的面容,慨叹有人真是为了某种事物而生,如果长成金先生这样的不去写恐怖小说,那才是人类恐怖史的巨大遗憾。   一种恐怖是一眼看去便觉可怕,另外一种是:初看无知无觉,等脑袋里面思维在翻滚,再看那事物,才倍觉恐怖。   或者换个说法:恐怖的最高境界,是令到你自己吓死自己。   我痛恨出其不意惨绝人寰使用恐怖画面吓人的人,无论出于何种目的。   春节回家,思量会有很多时...

好好自杀

上周六晚约好和朋友J一起吃饭,一见面,J就问,你看我是不是又痩很多?他一直在健身,效果不错,减了不少脂肪,这次变得更加痩。   我开始有点担心了,对他说:“不要再减了,男人要有点肉才好!”   他说:“我最近心情不好……”   我没有再问,大家都快要变成老男人了,总不会像毛头小伙一样没有心事,那个貌似纯真的年代早就不属于我,不管我承认不承认。   J再开口的时候,我正跟一个鸡翅较劲,生猛程度大概不逊《无穷动》中的“鸡爪女”,他说,幽幽缓缓地:   “我,现在理解,为什么,有些人要……”   片刻停顿,不超过一秒,几乎同时,我们两个脱口:“自杀!”   脱口之前,我应该没有思考,因为不记得有脑电波的活动,那个时刻,我专注的是鸡翅膀上两根细小骨头之间的一丝肉。   我该说点什么了,放弃对那丝肉的努力,我说:“我可以理解。但是我不能接受!”一字一顿。   他说他也是。   很好,事情应该还没有到我需要紧张的地步。而且,类似的想法,我自己不见得比他想得次数少。   某些个恍惚的时刻,我的脑袋里面可能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如果我的不存在不会给任何人带来任何的影响,我会否选择让自己从来都没有在这...

追风筝的人

虽然我大学的专业名称里面有“文学”两个字,可自己却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文学青年,这点,我比谁都清楚,所以,当有的同学打算靠爬格子糊口的时候,我佩服,自己可一点类似的勇气都没有,我知道,靠这个,我活不下去。我了解很多人可以凭此活得很好,写得很好的人,写得垃圾的人,都有。我不行,我清楚自己没有能力像写得很好的人那样写得好,而对那些写得垃圾或者我偏颇地以为写得垃圾的人又不屑一顾。其实,写垃圾也是件不简单的事情,换作我自己,不一定能够胜任,我瞎清高个什么劲儿?!   大学课本里面倒是有很多名著的节选,遗憾又遗憾,我可以略带惭愧地说,其中没有一个我看完整本书,哪怕是中文版。当然,这并不表示我以此来传达对所谓名著的轻视,以我之资力与感悟,如若大言不惭如此叫嚣,实在是令自己都有掐死自己的愤怒。之所以没有看,是因为没有看下去的冲动,是的,一种可能最原始的欲望。一度自我疑惑,我是感情的动物,冲动的动物,还是物质的动物?   希望会是物质的动物,因为偶尔交谈的朋友对我说,如果你是物质的动物,就容易为物质灵活转变,生活可能会简单一些,至少不会情啊爱的那么复杂。   我说:我有自己的原则。   他说:活得很累的人...

宝马机车

    上个月国展汽车展开幕,传说很多人去看,而且很多人这么传说。   我也挺喜欢车的,如果腰包够鼓,希望可以开着自己的车,感受一下ON THE ROAD,可是:一、囊中羞涩;二、即使买得起车也要考虑清楚养车的代价;三、即使没有精神考虑前两者,也要想想北京的交通。   大概两个多月前吧,记不清了,在朝阳公园看到很多汽车厂家举行小型的展览,大部分是市面上的普通款,本来想拍些照片,无奈大多数画面里都挤满了友人们的大腚。   宝马机车也有展示,区域被围了起来,其中几款真是眼馋啊。   不过,我从来没骑过摩托车,我想,大概、或许、约略不会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