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跑路大盘鸡

三岔口这个地名起得还真是名符其实,一条东西向的国道连接阿克苏与喀什,公路在这里分了个岔,向南通往巴楚县城,继而与巴莎公路相连。就是因为这个岔路口,才陆续搬来了一些人家,开上几家饭店、旅馆、修车铺,赚得只是过往司机的钱。

 

国道以南大多是盐碱荒滩,间或有座山平地冒出来。我们来这里完成一条测线,任务量不大,只来了几个人,估计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完成,当晚就跑到三岔口找间小旅店住下。旅店还兼作饭店生意,几张方桌,几把条凳。忙了一天,大家都饿了,招呼服务员点菜,这节骨眼上,从里屋扭出来一个姑娘,脸上化着新疆女子招牌式的“白灰妆”,鲜红的嘴唇,一口嗲声的川普:哥哥们辛苦喽!来份大盘鸡撒!然后拿着菜单贴到看上去最像“管事人”的身上。

 

穷乡僻壤没有什么好菜,大盘鸡算是最贵的了,难怪姑娘一直劝我们点这道菜。禁不住劝说,依了她,姑娘胜利地跑去跟老板娘报功:又加一盘大盘鸡撒!以后每日来吃饭,她是一定要来一番“劝鸡”的,于是,我就叫她“大盘鸡”了。

 

大盘鸡上完菜也不走,端着酒杯跟她的“司机哥哥”调情。我是不大习惯吃饭的时候还要被这样打扰,侧身问旁边的同事:怎么这里的服务员这么开放?

 

“什么服务员?她是跑路的‘鸡’,西北都是这样的,到一个地方就下车,找间饭店就住下来开张。白天作饭店的服务员,顺便勾勾人,晚上就借用老板的房间作生意。可能每单交易还要给老板好处费,两方面都不吃亏。”

 

这也算优化组合吧?

 

当时正在修南疆铁路,那些日子正好修到三岔口,可能大盘鸡觉得工地上有大批的男人,生意肯定少不了,于是就留在这小饭店碰碰运气。

 

我没有任务的时候就留在小饭店,坐在火炉前烤馒头吃。饭店其实没有什么客人,大盘鸡无聊了,也坐到炉边烤火,于是,慢慢和她聊些话题。在我看来,她只是个普通人,作着既普通又“不普通”的工作。

 

作鸡也不能作个有自己“窝”的鸡,其实也挺辛苦的吧?

 

就像萍水相逢的路人,聊些家常,看着大盘鸡白花花的脸,如果她不化这样的妆,应该也是很清秀的。

 

随后的几天,无论大盘鸡同其他人怎么开玩笑调情,对我都是客客气气的……

 

大盘鸡本来想在铁路上干活的工人身上大捞一把,可是生意一直不好。很多工人都是穷老乡,是没有办法“关照”她的。

 

一日,一辆警车停在饭店门口,大盘鸡一眨眼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后来才知道,派出所来人是因为饭店里另外一个女服务员报警说自己被强奸。我坐在一角偷听,原来,服务员说某天傍晚去厕所,铁路工地上两个民工抱起她跑到南边的荒地里,在一座小山背后轮奸了她。第一次有这样的事情在我的周围发生,不过,那位服务员大姐看年纪至少40了,看来,工地上的人就算“饥渴”到这种地步也不来光顾大盘鸡的生意。

 

第二天,大盘鸡决定走,她的全部行头都在一只皮箱里。我和她坐在饭店门口等着去喀什的过路客车。

 

远远的一辆车开来,大盘鸡跑去路边拦车,我在后面帮忙给她拉皮箱,身后,一群人在看着我……

 

大盘鸡站在车门口,向我伸出右手,就那样轻轻握了一下。

 

我说:再见。她说:再见……

 

好多年了,她是不是还在那条公路上“跑路”?我不想讨论她的工作,只是记得,她站在车门口说再见的时候,眼中是一样的清澈……


文章版权归KemNow.com所有,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KemNow

本文链接地址: http://kemnow.com/2009/05/05/hooker-on-the-road/

4 thoughts to “跑路大盘鸡”

  1. 好文章!是你写的么?博主,我也是新疆人,因为godaddy免费主机,搜索到你的文章!很感谢,读到关于新疆的故事!

    1. 是我写的,已经好几年的文章,觉得应该留记,就重新贴出来。

      新疆,对我有莫名的吸引
      我对新疆,我莫名的留恋

  2. 好文章!是你写的么?博主,我也是新疆人,因为godaddy免费主机,搜索到你的文章!很感谢,读到关于新疆的故事!

    1. 是我写的,已经好几年的文章,觉得应该留记,就重新贴出来。

      新疆,对我有莫名的吸引
      我对新疆,我莫名的留恋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