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别拿彭加木说事!

对于彭加木其人,我其实了解不多,不过,无论以前的媒体还是现在的媒体都说他是科学家,生在我们那个年代的孩子对“科学家”有着莫明的崇敬。

彭加木失踪了,二十多年后,仍然有人记着他,一个人死后有这的礼遇,应该安息了。遗憾的是,没有人知道他是否已经驾鹤,或者有人知道却不愿澄清,无论怎样,这很重要吗?或者,对每个人都很重要吗?排除他的家人,对于普通大众来说,为什么一定要找到他?给个理由先!如果全部努力只是为了满足对奇闻轶事的好奇,这么多次大规模的搜寻有没有意义?即使,要找到他,也请确定,目的是寻找人,而不是其他——比如钱(一个好东西)……

96年我到过那里,库木塔格沙漠,“库木塔格”是当时手里大比例尺地图标注的名字,现在我还是习惯那么称呼它。我记得当时是上午从敦煌的南湖出发,路过魔鬼城,晚上才到沙漠的边缘。一条条测线穿过库木塔格沙漠,沙漠南边就是阿尔金山,沙漠北面是很硬的盐碱壳,偶尔还有深不见底的孔洞。穿过盐碱是山区,那座山好像就叫库木塔格山。山里有淘金人,偶尔可以听到机器运转的声音。

彭加木的纪念碑就在库木塔格沙漠的北边缘,石碑用木栏杆围了起来。今天在网站看到那块石碑的图片,木栏杆应该是新的了。勘测车经常要路过那座石碑,每到那里,司机都要下车,点上根烟,插在沙土上,旁边放瓶矿泉水。我们最后一次在那里停留时,石碑周围已经有很多烟头了。

去年,某个省级电视台轰轰烈烈搞了一个活动——寻找彭加木,好多辆车从中国东部跑到西部,大张旗鼓,到彭加木的碑前秀了一把,顺便介绍些动植物,当然,还得使用适量画面描述一下他们的活动是多么艰苦。看着一帮身穿高级野外装束的人在那里矫情,让我恨不得骂人。理智告诉我,电视节目是他们的,电视机可是自家的,于是,水杯在出手前硬生生收了回来。

最近,这样的活动越来越多,加上门户网站的推波助澜,着实吸引眼球。虽然不会刻意关注这些貌似意义高尚的活动,可难免有信息突然在眼前跳出来。看着几位写手使用仿佛征服自然的勇士一样的口吻记述他们的“辉煌历史”,禁不住从后槽牙挤出冷笑。在那片不毛之地,以前有,现在仍有人生活。那些胜利者,一支手非常小资地拿着矿泉水,一支手优雅地拿着话筒,在被风吹皱脸膛的老乡面前讲自己的“英雄事迹”,可笑……

探险成了时尚,时尚意味着白花花的银两。钱袋子正在鼓吹时尚化的探险,有人真的很受用,爽歪歪地卖力展现这种时尚的“魅力”。

真想学周星驰的腔调来一句:“险不是这么探地(di)!”

不知道这些活动是否刺激了大众的神经,不断有人往罗布泊跑,有的回来了,有的回去了……

今天,又听说有人在罗布泊因探险而亡,我嘴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是觉得,所谓的“征服自然”是多么可笑,这个词本身就透着内在的对抗性,似乎人的存在是为了证明自然的“渺小”,真的是这样吗?

应该对自然抱有起码的敬畏。“与天斗,其乐无穷”,这个口号,已经成了上个世纪的历史。

跑题了。

跑题,我的天性。就像有的媒体:从时尚跑到探险,跑题水平不见得比我低。

只可惜了彭先生,多年后还要被别人用作美好的借口。一干人等呼啦啦赶着往罗布泊跑,怯怯地提醒:那里可曾经是核弹实验场,未有子嗣人士请谨慎前往。

最后,忍不住加一句:要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要拿彭加木说事!

说谁谁知道!


文章版权归KemNow.com所有,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KemNow

本文链接地址: http://kemnow.com/2009/05/04/sth-about-pengjiamu/